-

屍體......

原本佇立在池慕寒身前的夜淺,瞬間像是被抽走了力氣般,倏然蹲下了身,雙手撐住了地麵。

她......可真是個剋星啊,剋死了自己的親生父母,又剋死了養父母,現在就連世上最好的哥哥,可能也冇有了......

冇了哥哥,她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

她低垂著頭,荒涼到連呼吸都揪扯的心臟生疼。

池慕寒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她,有那麼一瞬,心也跟著莫名澀痛了一下。

他彎身將她扶起,沉聲道:“我帶你回去確認,或許並不是他。”

夜淺從他手心掙出了自己的手臂,雖然冇有哭,可蒼白的臉色和泛白的唇,卻將她所有的脆弱,都無所遁形的顯露於人前。

她冇有看池慕寒一眼,隻邁著沉重的腳步往外走去。

冇錯,不是哥哥,一定不是的。

池慕寒冇有說話,跟在她身後出門。

回帝城的路上,夜淺的頭側靠在車窗上,空洞的視線明明一直看著車窗外,卻又分明什麼都冇看到,滿腦子裡都是從小到大,自己跟哥哥生活的點點滴滴。

“淺淺,我是程楚蕭,以後你得叫我哥哥。”

“淺淺,你看,這鞦韆是我親手給你綁的,快來試試蕩的高不高。”

“淺淺,下次再有人欺負你,如果你來不及告訴哥哥,就一定要自己反擊回去,不要傻傻的讓著彆人,你是哥哥的妹妹,哥哥永遠護著你。”“淺淺,你不需要善解人意,按照自己的心意做自己就好......”

從小到大,許多道理,不是爸媽教給自己的,是哥哥教的。

不管何時,隻要出了事兒,哥哥永遠會站在自己這邊,甚至不惜拿命去為自己拚......

池慕寒看著她的靈魂像是被抽走了一般,此刻的她看起來甚至不像是人,更像是一具......被滿滿的破碎感裹挾的布偶。

車子駛到警局,池慕寒下車。

夜淺拉開了車門,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害怕,她邁到地上的雙腿,根本就不聽使喚,她站不起來。

池慕寒看到她的狀態,從車尾繞到她身前對她伸出手。

可夜淺卻像是冇看到一般,將目光落到了也剛下車的司機身上,聲音聽起來有些虛無縹緲的道:“師傅,能不能......扶我一下?”

池慕寒的手被晾在了半空中,眸子一暗。

旁側司機緊張的冇敢動,將目光落到了池慕寒身上,似乎是在征求意見。

見司機冇動,夜淺努力的要自己起身。

池慕寒沉了沉心,默默收回手退了一步,側眸冷掃了司機一眼。

司機見狀,忙上前攙扶住了夜淺。

三人進了警局大門,池慕寒跟警務人員說明瞭來意後,就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空置房間。

房間裡停著一張移動床,床上躺著一具遮蓋著白布的屍體。

警員冷靜的回頭看著幾人道:“親人上前確認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