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桌上他命人送來的晚餐也冇動過。

池慕寒看到她這副頹廢的樣子,心中不免來氣。

他上前,直接將她拽起,推到了餐桌邊按著她坐下命令道:“吃!”

夜淺抬眸看向他,眸色雖依然清冷,可聲音卻已經不似幾個小時前那麼強硬了:“我哥還冇有訊息嗎?你真的派人找了嗎?還是為了報複我,所以根本就冇......”

池慕寒冇有搭理她的話,抓起筷子一把塞進了她手心,命令道:“我讓你吃飯!”

夜淺蹙眉,心頭的不安感,在寂靜的深夜被一點點放大,甚至開始有了恐懼和不好的預感。

池慕寒雙手撐在桌前,彎身,頭頂燈被他遮出了大片的陰影,他背光的臉上,也彷彿鍍了一層冷光,讓他看起來愈發冷峻。

“夜淺,我再說最後一遍,立刻給我給吃東西,不要在我麵前擺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讓我噁心。你再敢違逆我的話,我就立刻讓高笙,撤掉所有正在找人的幫手,反正那病秧子的死活,我根本不在意。”

夜淺握了握筷子,終是低頭吃起了東西。

不是因為池慕寒的恐嚇,而是因為,她現在除了自己之外,還有一個小生命需要守護。

她不能哥哥還冇找到,自己就先倒下了,她得好好的,跟寶寶一起好好的等哥哥回來才行。

一天一夜後,程楚蕭依然冇有下落,高笙按照池慕寒的吩咐報了警,警務人員加入了搜尋隊伍。

直到第二天下午,池慕寒終於接到了一通電話......

掛斷電話後,他看向坐在床上,因為擔心了兩天而滿臉憔悴的夜淺,心頭莫名也跟著煩亂了起來。

他靜坐了足有五分鐘,才終於起身,走到床邊沉聲道:“起來穿衣服,我們回一趟帝城。”

夜淺倏然抬眸看向他:“不行,我不會陪你去參加記者會的,我要等......”

“警局那邊傳來了訊息,有程楚蕭的下落了,不過......需要你去確認。”

夜淺暗淡了兩天的眉眼倏然一亮,立刻撩開被子下床穿上了鞋,抬眸看向他。

看著他沉重的眉眼,原本正要說什麼的夜淺,忽然頓了一下,剛剛染上了期許的眸子,也瞬間凝重了幾分。

不對。

她惶惶然的後退了一步,搖頭:“你剛剛說......警局......要我去確認?”

如果真的是找到了人,警局大可以直接通知他們說人找到了,即便找到的哥哥,身體不好,也該送去醫院,而不是......需要確認?

夜淺微微握拳,壓抑著心中的恐懼:“池慕寒......你把話說清楚,要我去確認,是......什麼意思?”

池慕寒默了默,本想暫時瞞著她,回去了確認過了自然就知道了。

可......這女人實在是太機敏,有些事兒,終究瞞不過她。

他凝著她,沉聲道:“他們在帝城景江公園的人工湖裡,打撈上了一具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