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釋......事發突然,夜淺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跟哥哥說這件事。

因為她比誰都清楚,哥哥心裡有多感恩池慕寒,就有多麼的希望,自己不要跟池慕寒之間,有任何感情上的牽扯。

他怎麼會允許,自己看著長大的妹妹,為了恩情而成為感情裡受委屈的那一個?

見她不言語,程楚蕭也冇有勉強,直接道:“你不說,我就找池總問。”

他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夜淺心中一急,驚呼道:“哥,不行......”

可手機裡已經傳來了電話掛斷的忙音。

夜淺聲音高了幾個分貝,她強迫自己穩住情緒,將方向盤一轉,車停在了路邊,找到程楚蕭的號碼,回撥......

電話那頭,傳來正在通話的提示。

夜淺抬手捂住心臟的位置,心中的不安,愈發濃重。

她快速的找到新聞,點開,果然看到了林卉的好友在網上釋出的,關於池慕寒五年前已與自己的特助結婚,而馮悠悠從頭到尾都隻是小三兒的新聞......

這樣的‘醜聞’曝光,自己瞬間被捲進了風口浪尖上,哥哥的身體如何受得住這打擊?

她還怎麼丟下哥哥,獨自離開?

她牙根緊咬,林卉,該死的林卉!

隻差最後一步了,她隻差最後一步,就可以離開了......

她眼眶泛著腥紅,再次撥打程楚蕭的電話,還是通話中。

她深深的呼口氣,打算先去找到哥哥,如果哥哥因此出了什麼事,自己這輩子,都冇法兒原諒自己。

她發動車子,可透過後視鏡看車後路況時,她忽然發現,池慕寒的車,竟也停在路邊,距離她的車子隻有十幾米遠。

她心裡一驚,池慕寒不是去公司了嗎?他怎麼會跟在自己的車後?

難道剛剛自己已經如此剋製了,還是被他發現了什麼端倪嗎?

可眼下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因為哥哥可能正在跟池慕寒通話中。

她快速的拉開車門下車,小跑向後車。

就在她走到後排車門口的時候,車門打開,池慕寒下車,麵色沉冷的看向她。

夜淺仰頭凝著他,質問道:“我哥剛剛是不是給你打電話了?”

池慕寒穿著菸灰色的風衣,長身玉立的佇立在她身前,猶如高不可攀的王者,淡淡的道:“是,通話剛剛結束。”

夜淺緊張不已:“你跟他說了什麼?”

池慕寒麵色冷峻,淩厲的唇鋒揚起冷冽的弧度,語氣涼薄的道,“全部。”

夜淺心裡一涼,倏然抬手握住了他的雙臂:“全部是什麼意思?池慕寒你能不能一次把話說清楚?”

“全部,自然就是全部,你如何為了四億賣了自己跟我結婚的,難道你不知......”

他話都冇說完,夜淺已經鬆開握著他手臂的手,毫不猶豫的抬手就摑了他一巴掌:“池慕寒你瘋了嘛,你知不知道我哥的身體狀況?你折磨我還不夠,還要害死我哥嗎?我告訴你,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我這輩子,絕不寬恕你,我就算死,也一定拉著你一起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