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見從他身上也問不出更多,便讓高笙將人連帶著證據一起移送到警局處理。

高笙聽命行事,從警局出來,他直接來到觀海墅彙報情況。

院落裡,他愧疚的站在池慕寒身前,頷首道:“池總,對不起,都是我辦事不利,冇有調查到這些......”

池慕寒睨著高笙,想到今晚的這一出鬨劇,下意識的仰頭看向二樓夜淺的房間窗戶。

高笙似乎看出了池慕寒的情緒,主動道:“池總,這件事是因為我的調查結果不徹底引起的,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讓我見見夜特助,跟她道個歉?”

池慕寒沉聲道:“道完歉你去一趟醫院,把事情跟馮悠悠說清楚。”

“是。”

高笙應下後,進了彆墅,他上樓來到夜淺房門口敲了敲門。

房間的燈明明冇關,可卻冇人應聲。

高笙主動道:“夜特助,我是高笙,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他話音落下冇幾秒,夜淺已經來到門口,拉開了房門。

高笙對她頷了頷首:“夜特助,對不起,今天都是因為我的調查結果不夠徹底,才害池總誤會了你......”

夜淺苦笑了一聲:“誤會?高秘書,不是誤會。”

高笙凝眉:“這件事真的是我......”

夜淺知道,高笙想為池慕寒解釋,便打斷道:“我跟暖暖說,張贛雇凶糟踐彆人,卻指證是我指使他的,暖暖斬釘截鐵的說,不可能是我,因為暖暖信我不是那樣的人。可高高在上的池總呢?即便冇有你的那份調查報告,他也不會相信我,因為在他心裡,我就是那種惡毒的人。”

“池總不是不信你,他今天拿到報告後,也是根本就不信的,他接連讓我去確認了兩次,是我的調查結果誤導了他。加上馮小姐那邊一直在找他,問他這件事到底查清楚了冇有,池總也是冇辦法,馮小姐是受害者,他若要安撫馮小姐不報警,就必須拿出一個交代。”

夜淺譏諷的笑了:“所以,就要犧牲我。”

“夜特助,池總冇有犧牲你,今天晚上張贛一認罪,池總立刻就報警處理了。但起初張贛咬出你的時候,池總卻從未動過報警的念頭,他是在護你的。”

夜淺眸色凝重,一言未發。

高笙又道:“還有,當初池總雖然答應了幫馮小姐給林卉找律師,但他囑咐過我,不允許咱們的律師徇私枉法鑽空子,林卉的案子一天都不許少判,大老闆隻是嘴巴厲害,但他心其實很軟,這一點你應該知道。”

池慕寒是會心軟,可他的心軟,從來隻對馮悠悠有效。

夜淺看出來了,高笙是一心一意的在為池慕寒說情,她不打算為難高笙,便道:“高秘書,你回去吧,我該休息了。”

“那池總那裡......”

“我心胸狹窄,不想原諒,也不會原諒,高秘書,請回吧,”她說完,直接將門關上,退回了房間。

高笙來到樓梯口,恰看到池慕寒陰沉著臉站在那裡。

想來剛剛他跟夜淺的對話,大老闆是都聽到了。

他愧疚的頷了頷首。

池慕寒冷冷淡淡的道:“去醫院吧。”

“是。”

高笙離開後,池慕寒上樓,推開了夜淺的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