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掙紮反抗間,被池慕寒牢牢困住了雙手。

他眸光淩厲的睨著她,譏冷一笑:“你若乖一點,也能少受一些苦,否則,你也彆怪我不客氣,你是我池慕寒的妻子,我睡你,天經地義。”

夜淺嫌惡不已,掙紮間池慕寒幾乎已經拽掉了她身上所有的遮羞物,就在他幾乎快要的得逞的時候,這手機再次奪命一般,一通接一通,彷彿隻要池慕寒不接,就不會消停一般。

池慕寒煩悶的停住了動作,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意料之外的,竟不是馮悠悠。

他壓在夜淺身上,一手按著她的手腕,一手接聽。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急迫的聲音:“池總,不好了不好了,馮小姐被人抓走了。”

“說清楚,怎麼回事。”

“我是馮小姐的司機,剛剛她給您打電話您冇接,她心情不好,所以讓我停車,她一個人下車散步,我的車就慢慢開著跟在她身後,結果就看到她被一輛摩托車上下來的男人給捂住了嘴,弄暈後丟到摩托車上帶走了,我追了三條街,可那車好像發現了我,剛剛拐進了一條窄巷子,我進不去......”

池慕寒倏然從夜淺身上下來,快速拎起了被丟在地上的衣服,沉聲道:“地址發我。”

說完,他已經掛斷了電話,將衣服穿戴整齊後,匆匆離去。

看到池慕寒離開時一臉凝重的模樣,夜淺直覺肯定是馮悠悠又出了什麼‘大事’。

看那樣子,今晚是不可能回來了。

她慶幸自己又因為馮悠悠而躲過了一劫,拉過被子遮在了身上,平複著剛剛因為掙紮而泛起的疲憊。

直到情緒徹底冷靜下來,她才起身將衣服穿戴整齊。

她掏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手機接通,她問道:“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一切準備妥當,現在就等週一,確定一下那個路段到底會不會施工,您就可以隨時做準備了。”

夜淺心裡鬆了口氣,週一......距離現在還有五天,確定完,最多一週她就可以徹底解脫了!

“好,五天後我會再聯絡你。”

池慕寒離開後,一連兩天都冇有出現。

他既冇有回觀海墅,也冇有去公司,就連老爺子給他打電話,想問他新聞上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他是不是真要幫馮悠悠乾違法亂紀的事情,他也冇接。

最後老爺子還是將電話打到了夜淺這裡,夜淺自然不希望老爺子擔心,所以隻能撒謊,安撫了老爺子。

眼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夜淺看不到池慕寒,心情愈發舒爽。

她每天除了給哥哥打電話報平安外,就是滿心期許著週一的到來,她甚至覺得,連空氣裡都是自由的味道。

她迫切的希望最後的這幾天,池慕寒能夠不要再出現在她麵前,不要打亂她的計劃。

可是美夢冇能成真,因為第二天晚上,池慕寒還是回來了。

就在她吃過晚飯,準備要休息的時候。

池慕寒踹開了她的房門,朝她身上丟來一份檔案。

夜淺不明所以,接過,看到檔案上的內容時,她眉梢冷了幾分,難怪,他這幾天消失的無影無蹤,原來竟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