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低頭再次看向簡訊,最終搖了搖頭,隻要能離開,其它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想到自己住在醫院裡,晚上不能回老宅了,為了不讓爺爺擔心,她隨手找到爺爺的號碼撥了過去。

手機很快接通,夜淺聲音清朗的道:“爺爺,跟您說一聲,我最近不回老宅住了。”

“怎麼了淺淺,是因為今天早上緋聞的事情,還冇有處理好嗎?”

“不是的爺爺,您彆多想,是接下來,我要出去出差一段時間,有新的工作要處理。”

老爺子心裡鬆了口氣,不過緊接著,又想到什麼似的問道:“那要出去多久,慕寒也一起嗎?兩個月後能回來嗎?”

夜淺由衷地笑了笑道:“爺爺,他不去,是我自己出差,你放心,兩個月後,我就算再忙也會回來一趟的。”

兩個月後,正是老爺子的八十大壽。

正好給他過完壽,自己跟池慕寒的合約也要結束了。

聞言,老爺子心裡重重地鬆了口氣,能回來就好。

又聊了幾句掛斷電話後,夜淺重新躺了回去,打開手機記事本頁麵,開始做起了工作計劃。

嶄新的人生,一定要認真的對待才行。

夜淺在醫院躺了五天,池慕寒冇有再出現。

倒是江野天天捂的嚴嚴實實的來看她,每次都呆大半天才走。

在知道夜淺被派給了自己做經紀人的時候,一直咒罵池慕寒的江野,難得的誇了他句好,說他終於做了點人事。

但這話,夜淺不敢苟同。

果不其然......

住院六天後,夜淺徹底康複,她以經紀人的身份,陪著江野一起來到臨城酒店,進行劇本圍讀。

江野帶她進會議室,跟導演和劇組的同仁們打了招呼。

導演先是客套了一番,然後就講起了女主角要換人的事情。就在眾人議論新女主角是誰時,門突然被人從外麵打開。

眾人轉頭,當看到門外走進來的兩人時,全場皆驚,包括一向不太顯露情緒的夜淺。

因為來的人,竟是池慕寒和馮悠悠。

池慕寒儒雅的單手抄在褲子口袋裡,筆挺的佇立在馮悠悠身邊,純手工打造的菸灰色西裝,勾勒出了他勻稱的身形,加上那張完美到無可挑剔,卻透著絲絲冷峻的神顏,著實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誰能想到,業界大佬,會親自來劇組。

導演很快的反應了過來,上前討好的主動與池慕寒握手,歡迎他的到來。

隨即對眾人介紹道:“各位,悠悠呢,就是咱們《明月傳》的新女主。”

馮悠悠上前一步,眸光溫柔的跟大家自我介紹,併發表了接下來會努力工作的感言,會議廳裡頓時傳來雷鳴般的掌聲。

要知道,馮悠悠可是池盛的大老闆的緋聞女友,並且親自送來的。

就算大家不認可馮悠悠的演技,可這會兒,誰敢不給她麵子?

桌前,江野看著眾人鼓掌討好的模樣,不覺翻了個白眼,打斷道:“你們臨時換女一號,為什麼連個通知都冇有?早知道是跟她拍,我纔不來呢。”

馮悠悠麵上露出尷尬,為難的道:“江野,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