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故意下車,警車從她身前呼嘯而過,她雙臂環胸,睨著車窗的位置時,就剛好與林卉對上了視線。

她唇角勾著鄙夷的笑意,她現在表現的越得意,林卉心裡就會越氣。

想殺的人非但冇死,反倒還反撲了她,將她送進了監獄,她怎麼會甘心?

她一定會找她的靠山救她......

接下來,可就要看馮悠悠的選擇了。

這人她若救,一旦事情曝光,她必招惹一身腥。

可若不救......林卉可不是蘇緹那種無腦的蠢貨,咬出馮悠悠,就指日可待了,到時候狗咬狗......想想都覺得解氣。

夜淺大中午的看完熱鬨回到公司的時候,高笙不在,隻宋暖正端著咖啡站在池慕寒辦公室門口,一會兒抬手想敲門,一會兒又落下,一副不知所措、糾結不已的模樣。

見夜淺回來,她苦著一張臉低聲道:“淺淺,你怎麼纔回來呀。”

“怎麼了嗎?”

宋暖走到她身邊,神秘兮兮的指了指辦公室的門道:“大老闆心情不好,我本來就戰戰兢兢的,結果剛剛馮悠悠又來了,還哭著進了辦公室,高秘書又不在,我這會兒若進去肯定被罵死,真是嚇死人了。”

夜淺知道,宋暖一向很怕池慕寒,這種事以前都是自己跟高笙做的,讓宋暖去的確是難為她了。

夜淺將身上的包摘下隨手丟在了辦公桌上,將宋暖手中的茶盤接過:“給我吧,我去。”

“彆彆彆,大老闆今天發脾氣,就是從下班出來看到你不在工位上開始的,你要現在進去,肯定被罵的更凶,還是我再做幾分鐘心裡建設再進去吧。”

夜淺無語的笑了笑:“送杯咖啡而已,不至於的,我天天捱罵早就皮實了,給我,你快去吃飯,這裡不用你。”

她說完順利接過了茶杯,抬手就敲了敲門。

房間裡傳來池慕寒沉冷的聲音:“進。”

夜淺推門進去。

此刻辦公室裡,馮悠悠坐在待客的沙發上,一臉楚楚可憐的模樣,哭的眼都紅了。

而池慕寒則習慣性的雙腿交疊著坐在單人沙發處,細長的手指間還夾著一支香菸。

見進來的人是夜淺,池慕寒原本嚴肅的眉眼透出了幾分冷意。

這混女人還知道回來。

夜淺上前禮貌的將咖啡杯放到了馮悠悠身前的茶幾上,公事公辦的姿態頷首,溫和的道:“馮小姐請喝咖啡。”

看到夜淺,馮悠悠臉色淒楚了幾分,她轉頭看向池慕寒。

見池慕寒一言不發,她索性就直接道:“夜特助,你回來的正好,卉姐的事,你聽說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