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應下後,就將車停在樓門口耐心等著。

過了十分鐘,她的車門被人打開,看手機的夜淺轉頭正要打招呼,卻看到坐進副駕的人,竟然是沉著臉的冰塊臉池慕寒。

她原本還染著笑意的臉上,笑容倏然收斂,下意識的就道:“池總,怎麼是你?”

聽到這話,池慕寒睨著她的眸子沉了幾度:“怎麼,不能是我?我的樓被炸了,我不該去看看凶手?”

“不是,我的意思是,高秘書剛剛說他會下來......”

“少廢話,開車。”

夜淺心頭一陣無語,她不過隨口問了一句,也值得他嗆人?

真是有病!

她懶得跟他吵嘴,便發動車子離開。

池慕寒隨手繫上了安全帶,嫌擠的往後調整了一下副駕座椅,卻還是不舒服,隨即煩躁的道:“以後少開這種寒酸的車,也不嫌丟人。”

夜淺轉頭掃了他一眼,這車可是她花二十多萬買的,哪裡寒酸,哪裡丟人了。

他嫌丟人可以不坐啊。

“看什麼看?你做為堂堂池家少夫人,開著一輛這種破車出門,傳揚出去,彆人會怎麼想我池家?你不嫌丟人,我還嫌。”

夜淺收回了視線,竭力控製著想罵人的衝動,淡淡的道:“池總放心,這種事不會傳揚出去的,在彆人眼裡,我隻是你的特助,馮小姐纔是你的女朋友,她開的車豪華就行了,至於我開什麼車,實在是丟不著你的臉......”

她正說著,忽然感覺一道清冽的目光,如鋒利的刀般射了過來。

惹怒了池慕寒,她冇好果子吃,她立刻見好就收,聲音瞬間戛然而止。

池慕寒看著她悻悻然噤聲的樣子,原本還因為她頂嘴而惱火,此刻卻忽然因為她的識時務而覺得有些好笑。

這女人不是真的識時務,而是在忍,如果不是他把程楚蕭弄了回來控製住了她,她這會兒怕是早就不受控製了。

兩人來到警局後,有警務人員來帶他們進了一個裝著透明玻璃牆的房間。

隔著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另一個房間裡,坐著一個被手銬銬住的男人。

警務人員指了指裡麵的人,看向夜淺問道:“夜小姐,你看一下,當時你手機裡錄到的,是這個人嗎?”

夜淺此時正盯在那人的臉看著,對方皮膚有些黑,眼角處有一道傷疤,一直蔓延到了耳根,五官......

夜淺微微蹙眉,看的愈發認真仔細,這人......

怎麼看著這麼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