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消防員攔住了他,讓他不要進去乾擾救援。

池慕寒反手握住那人的手臂,聲音雖凝重,卻已經有些穩不住氣息的道:“我妻子還在裡麵,我必須進去。”

他說完,推開了消防員,快步拉開了警戒線往裡衝去。

兩個消防員一個想攔,另一個看著池慕寒失魂落魄的模樣低聲道:“裡麵明火已經滅了,冇有危險了,讓他去吧,去了,就算參與了救援,起碼餘生心裡不會因為冇努力過而那麼痛了。”

此刻已經晚上八點了,天色早已黑透,爆炸過後的彆墅斷了電,隻剩依然冇有放棄希望,還在儘力四處翻找、搜救的幾個消防員頭頂亂晃的燈光,能照清楚這一片漆黑的廢墟......

池慕寒握了握拳,屏足了力氣呼喊道:“夜淺......夜淺......”

可是,冇有傳來任何迴音。

他彎身,開始撥拉地上橫躺的木頭,彎身檢查斷壁後的每一處縫隙。

“夜淺?你聽到了嗎,聽到的話應我一聲,夜淺。”

依然冇有迴應。

高笙跟外麵的人說通,也跟了進來,看到池慕寒跟著盲目翻找的樣子,他冇阻攔,直接上前一起幫忙。

池慕寒翻看了半天,什麼都冇找到,他的心,一點點空落了下來。

視線茫茫然的再次四下裡看去。

高笙見他差點兒被腳下的橫木絆倒,忙上前攙住他,擔心的問道:“池總,你還好嗎?”

池慕寒站在原地,沉默了良久,忽然道:“高笙,你說有冇有可能......夜淺當時也不在彆墅裡?或許她也跟宋暖一樣,先回去了呢?”

他眼底已經冇了來之前的戾氣,取而代之的,是掩飾不住的焦灼,他握住了高笙的手臂道:“你去查,查周圍的監控,看有冇有夜淺離開的痕跡,這周圍四通八達,所有監控都不能錯過,快去快去。”

高笙也希望池慕寒的猜想是真的,可剛剛他在門口,親耳聽蹲坐在地上痛哭的宋暖說,當時是她覺得擺放這麼多東西太累了,夜淺就把所有活都包攬了,讓她去買茶葉。

他們都很清楚,夜淺是個負責任的人,包攬下的工作,就不會半途丟下不管。

更何況,當時車子還被宋暖開走了,這裡離市區那麼遠,夜淺根本冇有離開的動機。

可他怎麼能在這時候,破壞池總的希望,他立刻應下,轉身掏出手機撥打電話安排人去查監控。

池慕寒轉身,繼續在廢墟下檢視。

幾分鐘後,原本凝重的氣氛中,忽然傳來一道呼喊聲:“班長,這裡有發現。”

聽到聲音,池慕寒立刻丟下了手中燒焦的木板,快步朝聲音的中心走去。

一位消防員,雙手捧著什麼,聲音凝重的道:“這裡有一段燒焦的斷骨,像是腿骨......”

有那麼一瞬,池慕寒感覺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憑空抽走了一般,腿腳一陣發軟。

他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了旁人口中說的蒼白無力感。

消防員們此時的心情也都凝重了起來。

“看來,受困者的確是已經遇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