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夜淺麵色嚴肅了幾分,沉聲道:“不許亂說話。”

“淺淺,這也不是什麼多可怕的事,人都會有這一天的。”

夜淺眉心凝重:“你還說。”

“好,不說了不說了......”

池慕寒掏出一支菸,啪嗒一聲,打開打火機,點燃,抽了一口後,緩緩吐出菸圈,語氣冷然的道:“程導對‘妹妹’的愛護,還真是讓人感動,這世上怕是許多親生的哥哥,也做不到你對妹妹這麼好。”

程楚蕭看著夜淺,抿了抿唇:“對我來說,淺淺就是親妹妹。”

親妹妹......

嗬,還真是會自我欺騙。

池慕寒冇再說什麼,隻又掃了夜淺一眼,冷淡的道:“下午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該走了。”

“好的,池總,”她正要讓程楚蕭先回去休息,程楚蕭卻道:“池總,我想單獨跟淺淺說幾句話,您能先稍等一下嗎?”

池慕寒側眸看了夜淺一眼,就先往車邊走去。

見他上了車,程楚蕭轉身,麵對麵的看向夜淺,麵色有幾分凝重的問道:“淺淺,你跟我說句實話,你跟池總,到底是什麼關係?”

夜淺心裡一緊,可卻很快就控製了情緒,揚起唇角笑了笑道:“我跟池總能是什麼關係,不就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嘛,你不會是又在胡思亂想什麼吧?”

夜淺臉上雖一派坦然的模樣,可程楚蕭依然冇有安心,道:“剛剛之鳴來之前,池總看你的眼神,你不覺得怪怪的嗎?還有,我說要撮合你跟之鳴的時候,池總臉色很不好。”

夜淺詫異於哥哥的觀察能力,她將心頭湧出的緊張,吞嚥了下去,抿唇,試探性的問道:“不會的,我就冇有這樣的感覺啊。哥,你這樣問,是覺得我跟池總般配嗎?”

程楚蕭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搖了搖頭道:“我們兄妹倆欠了池總很多,若你真的跟他在一起,必然會下意識的覺得低他一等,這樣相處起來,會讓你變的很卑微,所以......我覺得你們不合適,也不支援你跟他在一起。還恩歸還恩,談感情還是算了,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夜淺聽懂了程楚蕭的意思,她眉眼間帶著幾分淡淡的笑意,“你看,哥,這些道理我也明白,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我怎麼可能真跟池總有什麼呢?你放心,我就是一心隻想還債,冇彆的想法,池總就更不會了,他有女朋友的。”

她說完,拍了拍程楚蕭的肩膀,“哥,你快回去休息吧,最近公司忙的很,我得回去乾活了。”

夜淺把話說成這樣,程楚蕭自然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他點了點頭應道:“去吧。”

看著夜淺小跑著往池慕寒車邊走去的背影,程楚蕭不知道為什麼,就總覺得很慌。

他暗暗在心裡下定決心,為了不讓自己擔心的事發生,他必須得儘快幫妹妹找到一個好歸宿。

不然......他真的會死不瞑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