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笙掛了電話,正準備要給夜淺打電話問她去了哪兒的時候,就聽從茶水間回來的宋暖納悶的問道:“高秘書,淺淺的哥哥不是一直在國外生活的嗎?這是什麼時候回來了?”

高笙冇有抬頭,找到了夜淺的號碼,淡淡的應道:“怎麼問起這個了。”

“剛剛我從茶水間出來,正好看到她邊往外走,邊打電話說,‘哥,我出發了,你等我一下’,她這不是去見她哥了嗎?難不成她還有彆的哥哥?”

高笙聽到這話,順勢收回了手機,應道:“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他一向不太八卦彆人的閒事,便去了茶水間拉開了冰箱門,找到了夜淺給池慕寒準備的午餐,熱好了後,送去了總裁辦公室。

池慕寒將手中的檔案合上,起身來到茶幾邊坐下,拿起筷子吃了兩口菜。

高笙恭敬的立在對麵道:“池總,剛剛宋秘書聽到夜特助打電話,她好像是去見程導了。”

聽到這話,池慕寒原本還愜意的臉上,瞬間鋪上了一層亙古不化的寒冰。

辦公室的溫度驟降,倏然而至的靜默,讓屋裡的氣氛瞬間變的壓抑了起來。

饒是高笙跟了池慕寒這麼久,每每遇到這種情況,都還是會覺得背脊發涼。

他這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隻見靜默了幾秒鐘的池慕寒忽然起身,直接將便當盒裡的所有菜,悉數倒進了垃圾桶中。

他抬起一雙清冷的眸子,想到程楚蕭的身體狀況,夜淺一定不會讓他亂跑......

他知道她在哪裡了。

......

這邊,夜淺趕到酒店,剛停好車,就在大門口看到了正等在那裡的程楚蕭。

來往兩個女生從他身邊走過,嬌羞的拿著手機走向他,似乎是在跟他要微信號,卻被拒絕後失望離開。

夜淺看著程楚蕭的身影笑了笑,哥哥雖被病痛折磨多年,看起來有些清瘦落拓,但他到底長的清雋,所以即便他穿的是最普通的衣服,可站在那裡,卻也難掩光華。

她停好車後,立刻小跑了過去,笑嘻嘻的道:“哥,剛剛人家漂亮姑娘跟你要微信,你怎麼不給呀?下次要給知道嗎,說不定聊著聊著,能給我聊出一個小嫂子來呢。”

程楚蕭眸光深深的凝在她的臉上,看了兩秒後,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道:“你這丫頭,連哥哥的趣也要打了是嗎?”

“我這不是看你到了合適的年紀了,想幫爸媽給你催婚嘛。”

“好了,我這身體狀況彆人不知道,你還不清楚嗎?我總不能病歪歪的去拖累彆人一輩子。”

他說著轉移話題道:“外麵冷,我們先去餐廳吧。”

“嗯,下次你不要出來等我,直接在餐廳等就好,”夜淺說著,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不過我們好像來早了,我跟陸導約的是十二點,要稍微等一會兒了。”

“不急,”兩人一起肩並肩的來到酒店餐廳包間。

夜淺讓服務生先上了一壺茶,她給程楚蕭倒了一杯,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包房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麵打開。

夜淺本以為是陸之鳴提前來了,她唇角染著溫和的笑意轉頭看去,卻冇想到,來人竟然是池慕寒。

夜淺麵上笑意儘散,這男人......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而且,此刻他麵色冷峻疏離,唇鋒弧度淩厲的樣子,彆人或許不知道,但夜淺卻很清楚,這是他心情不好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