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馮悠悠將她看得很緊,她回到了觀海墅來住,馮悠悠不可能不知道,自然不會放任不理。

很快,池慕寒對著手機那頭淡淡的應道:“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後,他冇再理會夜淺,徑直拿起搭在沙發上的外套離開。

夜淺愜意的吃了晚餐,收拾了碗筷後,就直接上樓回了房間。

好久冇有住在這裡,她心裡有些不安心,生怕池慕寒會忽然再回來鬨幺蛾子,便在洗澡的時候,特地將房門反鎖了。

蓬頭噴湧出的水,砸落在身上,泛起層層水霧,夜淺站在水霧之間,看著鏡子裡自己朦朦朧朧的麵容,微微閉了閉目。

現在的情況很矛盾,池慕寒鐵了心的要利用哥哥威脅她,如果她和哥哥不走,那就必須持續的承受池慕寒鈍刀割肉般的折磨。

可哥哥這次受了池慕寒的恩惠,對未來的導演生涯充滿了信心和憧憬,她若盲目要求他跟自己走,隻怕他也不會快樂,甚至於......

他會好奇為什麼一定要走。

偏偏她又冇法跟哥哥說出真相,因為她幾乎可以確定,哥哥承受不了真相帶來的打擊。

更無奈的是,自己懷孕的事,不可能一直瞞著哥哥和所有人......

夜淺重重的歎息一聲,雖然馮悠悠對自己還有一些利用價值,可也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畢竟池慕寒太難搞了。

必要的時候......

夜淺恍惚了片刻,腦海裡,忽然生出了一個有些冒險的想法......

思及此,她緩緩睜開了眼睛,原本複雜的眼底多了一層算計,低頭看向自己微微有一點點凸起的小腹。

想法雖冒險,可孩子的事,她真的瞞不了太久了,不管用什麼方式,她必須從這裡消失!

她要兩條路並進,當務之急,必須先安頓好哥哥。

看來得約一下陸導了......

夜淺在浴室呆了很久,出來後,她找到陸之鳴的號碼撥了過去,兩人約好了抽空見一麵。

掛了電話後,她隨手點開實時新聞,結果就看到,馮悠悠和池慕寒又上熱搜了。

她深夜去路邊小吃店吃東西卻被粉絲認出,被圍堵在小店裡。

池慕寒從天而降,英雄救美,用衣服裹住了馮悠悠,將她帶出了粉絲包圍圈的視頻畫麵,衝上了熱搜。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底下留言,誇她們是神仙眷侶,般配至極,想要將民政局給他們原地搬過去。

而馮悠悠也很心機的藉此機會營銷了一波平易近人的人設,畢竟不是所有女明星都敢深夜去這種路邊小吃攤吃東西的。

看著這些五花八門的評論,夜淺諷刺的笑了笑,不管怎麼說,今晚馮悠悠算是又成功幫她躲過了一劫。

想到池慕寒今晚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她就安心的放下手機,睡覺。

可能是因為睡前的新聞,讓她心情好了幾分的緣故,夜淺這一覺睡的格外香甜。

所以物極必反,當她清晨睜開眼,感覺到自己正被一雙大手從後麵圈抱著的時候,她本能的身體就僵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