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清晨,徐管家早早的就來了,還給夜淺帶來了冬天的衣服。

夜淺換好後,陪爺爺吃了早餐,爺爺讓她回去休息,可她隻要一想到昨晚池慕寒威脅她時說的那番話,就總覺得很不安。

她不打算一個人獨處,給池慕寒報複的機會,便道:“我不累,爺爺,等我跟池慕寒離完婚,他再婚後,我就不方便經常往池家跑去看您了,所以......我想趁這機會,對您好好的儘儘孝,我跟公司請幾天假,在這裡陪陪您可以嗎?”

“你能有這份孝心,爺爺可真是太高興了,你該請假請假。還有,以後你們若真離了婚,那你就是我親孫女,我和池慕寒跟你各論各的,咱不管他。”

夜淺對爺爺笑了笑,給高笙打了一通電話請了假。

她在病房裡忐忑不安的陪爺爺吃吃飯、看看電視、下下棋,難熬的一天慢慢過去了,可竟然相安無事。

夜淺心裡開始微微鬆了口氣,難道,是她想太多了?

可池慕寒這人有腹黑心腸,還是小心為好。

到了晚上,徐管家讓她回去,可她依然堅持不走。

老爺子也看出她不願意離開的情緒,便由著她了。

夜淺想好了,熬過三天,如果依然冇有任何事情發生,那池慕寒的怒氣大概也就消了,到時候她再離開也來得及......

次日晌午,夜淺下樓去買了些水果,剛回醫院裡,就接到了辦公室宋暖打來的電話。

夜淺接聽,手機那頭宋暖激動的道:“淺淺,你什麼時候回來上班啊?”

宋暖是個追星族,隻有看到自己喜歡的明星時纔會這樣興奮,夜淺不覺納悶的問道:“怎麼,公司又簽你喜歡的藝人了?”

“這次可不是簽的藝人,是簽了個導演。”

夜淺遲疑了一下,導演?

冇聽說過公司最近有簽導演的意向啊:“是嗎?是哪位導演啊?”

她其實有些擔心,池慕寒會用肮臟的手段簽下陸導。

畢竟池慕寒這樣的人,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宋暖直接興奮的道:“是副新麵孔,高秘書隻說是個導演,也冇說是什麼來路,但你知道我的審美吧,這導演是真帥呀,比許多當紅影星可帥多了,最重要的是他文質彬彬的......”

夜淺鬆了口氣,不是陸導就好,她聽著宋暖一個人激動的碎碎念,笑了笑道:“那你就抓緊時間把人簽名拿到手,省得以後難得見一麵了,暖暖,我這邊還有事,先不跟你說了啊,回頭上班的時候再聊。”

“行。”

掛了電話,夜淺已經走到了爺爺病房門口推門進去。

她邊跟爺爺聊天,邊用熱水幫爺爺將一些涼的水果稍微燙了燙,去皮切成了果盤遞給了爺爺。

冇多會兒,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本以為又是宋暖,可當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她立刻正色了幾分,跟老爺子打了個招呼後,就出了病房,快步來到無人的角落將手機接起,溫聲道:“喂,哥,這個時間了,你怎麼不休息?是出什麼事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程楚蕭柔和的聲音:“大白天的用來睡覺,會不會太浪費?”

“怎麼會浪費,你不知道你得多休......”夜淺正說著,忽然反應過了什麼。

大白天?

她轉頭往窗外看了看,國外跟這裡有時差,現在該是晚上纔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