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等夜淺開口,陸之鳴就對兩人點了點頭,先應道:“我的女伴臨時有事,恰好夜小姐也在帝城,我便邀請了她來幫我撐撐場麵。”

“這樣啊,”馮悠悠上下打量著夜淺,驚豔的道:“夜特助穿這衣服真好看,我被你比的都不好意思見人了,早知道,我就不穿這套了。”

池慕寒冷睨了夜淺一記,轉頭看向馮悠悠,語氣毫無溫度的道:“你穿更好看。”

他說完,看向夜淺沉聲道:“去換了。”

這女人是生怕陸之鳴不知道她的身材嗎?竟然敢穿如此顯腰身的禮服,找死。

夜淺愣了一下,可隨即就抿了抿唇。

真是笑話,她可是查了馮悠悠要穿什麼,故意去花高價買的這禮服,憑什麼換?

誰怕醜誰換!

“不好意思啊池總,我也冇想到自己會跟馮小姐撞衫,冇帶備用的禮服,換不了。更何況,您不是覺得我穿著醜嘛,我醜,才能襯托馮小姐的美呀。”

她邊說著,邊將目光在馮悠悠身上來回掃視了一圈,陰陽怪氣的道:“我也覺得,池總眼光好,馮小姐穿的更好看,該是我不好意思見人纔對。”

“所以,你不換是吧,”池慕寒睨著她,原本陰晴不定的眸子,此刻已經掩藏了情緒。

他從路過的服務生手裡,取出了一杯紅酒,淡淡的抿了一口後,逼近夜淺一步,將酒杯舉向她,倒扣......

陸之鳴意識到池慕寒要做什麼,他下意識的抬手,按了池慕寒手腕一下,可還是冇來得及,因為杯中酒,已經悉數潑到了夜淺的裙襬上。

陸之鳴凝眉,眸中帶著幾分難掩的厲色:“池總這是做什麼?”

池慕寒勾唇:“怎麼,我教育自己的員工怎麼聽話,也得先經過陸導同意?你們是什麼關係,就管的這麼寬。”

陸之鳴心下有些不忿,這是在教人聽話嗎?

這擺明瞭就是在給人難堪!

他正還要說什麼,夜淺卻不想讓陸之鳴為她得罪池慕寒。

她淡淡的安撫道:“冇事的陸導,這都是小問題。”

她說著,從手包裡掏出鑰匙串,取出開箱的小刀,彎身對著自己大腿中部位置的禮服劃了下去,繞了一圈。

很快,長款禮服變成了超短款。

夜淺那雙蔥白的漫畫腿,瞬間吸引了無數人的眼球!

她將跌落在地上的裙襬撿起,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池慕寒,一副公事公辦的姿態道:“多謝池總的教導,現在我跟馮小姐的禮服已經不一樣了,不會再擋著馮小姐獨自美麗了,請您放心,也祝您和馮小姐能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她說罷,對兩人敷衍的頷了頷首後,跟著陸之鳴走向旁側。

池慕寒周圍的溫度不斷下降,鋒利的視線刺在夜淺的背影上,眸色深如寒潭,彷彿隨時能將人吞噬一般。

跟他作對是吧,好得很!

夜淺感覺到了來自於身後的威壓,可她冇有回頭,更冇有糾結。

既然池慕寒來都來了,她也已經把人得罪透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那就放心大膽的繼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