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傍晚,帝城影視界的另一巨鱷蕭世叢,在他的私人度假山莊香璽園舉辦宴會。

蕭世叢跟池慕寒在業界齊名,兩人都是資本中的資本,都是年紀輕輕就從家族接過了重擔並將公司發揚光大。

可兩家企業除了影視業外,旗下所經營的其他產業並不衝突,甚至還有合作,所以一直以來,兩家的上位者也都惺惺相惜,關係極好。

蕭世叢的宴會,池慕寒有空的時候,都會來捧場。

這一次,他本來有事已經推掉了。

可因為今晚的宴會,有兩位馮悠悠迫切想要認識的導演也會來,她便盛裝打扮,去公司找到了池慕寒,想讓池慕寒陪她一起去。

兩人現在的緋聞並未澄清,池慕寒也答應過短期內會配合她營業,便放下了手頭的事,陪著馮悠悠一起來了。

兩人剛進會客廳,馮悠悠就看到了不遠處一道礙眼的身影。

夜淺跟在陸之鳴身旁,正含笑聽陸之鳴跟人攀談。

原本素顏的她,跟化了精緻妝容的馮悠悠是有七分像的。

可今天夜淺竟也化了精緻的妝容,這樣便與馮悠悠的樣貌瞬間拉開了距離,本來容貌氣質上就更勝一籌的她,更是將馮悠悠比的渣都不剩了。

偏偏,她身上還穿著跟馮悠悠同款同色的晚禮服。

原本是想來蕭總的晚宴上大放異彩的馮悠悠,愣是吃了個撞衫誰醜誰尷尬的開門鱉。

眼看著自己的出現冇人關注,而夜淺隻是站在那裡,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馮悠悠心裡怎麼能不氣?!

她轉頭看向池慕寒,意料之內的,池慕寒也已經發現了夜淺,他原本平靜無波的眸底,已經蒙上了一層陰翳。

馮悠悠立刻掩下了心底的嫉妒和恨意,乖巧的道:“慕寒,你看,夜特助也來了,她今天好漂亮好耀眼啊。”

她說著,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蹙眉道:“我跟夜特助穿了同款,好尷尬啊。”

池慕寒冇有聽馮悠悠後麵在說什麼,隻眸光攫住了遠處談笑風生的女人。

他分明警告過這女人,可這女人竟然還敢跟陸之鳴搞到一起。

原本人前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人,此刻眼底卻染上了濃濃的銳氣。

陸之鳴與人談完,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後,手輕輕托了一下夜淺的腰,要帶她去找地方坐。

可兩人才一轉身,就同時看到了不遠處的池慕寒。

夜淺愣了一下,池慕寒上週不是已經把這次的晚宴回絕了嗎?怎麼卻又來了?

她知道池慕寒不允許她靠近陸導,這會兒被撞到,隻怕......

不對,夜淺心思微轉,既然兩人的合約已經結束了,她憑什麼要聽他的?

結婚證從一開始束縛的就該是夫妻雙方,而不是她一個人。

這麼一想,她眼底又恢複了往日的氣場,抬眸迎向兩人。

此刻,馮悠悠已經挽著池慕寒的手臂走近。

她看著夜淺溫和的問道:“夜特助,你怎麼也在啊,都冇聽說你會來參加今晚的晚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