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然呢?難不成我是自己跳下來的嗎?”

夜淺不耐煩的說完,便雙手撐著一旁的樹乾站起身,可她剛站好,左側腳踝上就襲來劇痛,讓她忍不住顫抖的痛嘶了一聲。

她忙屈膝單腿站立,半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了樹上。

池慕寒看到她那張被亂髮遮住的臉上,五官都痛的蹙到了一起,不覺凝眉問道:“你受傷了?”

夜淺抬眸與他對視了一眼,想到她還得靠著這男人離開這裡,便壓下了心頭的情緒,淡淡的道:“腳崴了。”

池慕寒聽著狂風在耳邊呼嘯的聲音,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再不離開,他們都得失溫死在這兒。

他側過身,直接背對著夜淺蹲下,沉聲道:“上來。”

夜淺愣了一下,這男人想揹她上去?

見她冇動,池慕寒回頭凝著她,語氣染上了幾分暴躁:“怎麼,聽不懂人話?非要拉著個墊背的跟你一起凍死在這裡?”

夜淺對著他的背影白了一記,都這種時候了,說句人話又能怎麼樣?

不過......她的確是太冷了,得先活命才行。

她直接趴在了池慕寒的背上。

池慕寒揹著她費力的上了斜坡,可此時風雪越來越大,能見度也很低,兩人被吹的幾乎寸步難行。

池慕寒四下裡看了看,凝重的道:“現在強行下山太危險,得先找個地方躲躲風雪。”

夜淺也意識到了此刻形勢的嚴重性,她指了指兩人身前不遠處的另一個小山坡道:“剛剛我過來的時候,看到那邊坡下有個不小的洞口,但我冇敢進去,不知道能不能躲人。”

“去看看,”池慕寒說完,直接轉身就往那邊摸索著找去。

冇多會兒,夜淺就驚喜的指著前方道:“你看,就是那個。”

池慕寒揹著她來到山洞口,他放下夜淺後,兀自進去看了看。

幾分鐘後,池慕寒重新折返回來,將夜淺帶進了洞裡。

夜淺在一塊還算平整的石頭上坐下,四下看了看,洞裡地方不大,目測最多隻有三四個平房,光線也很暗,但躲個風雪倒是綽綽有餘了。

池慕寒也找了塊石頭在她對麵靠坐著,掏出手機撥打了高笙的電話。

“是我,人找到了,現在正在一個山洞裡躲風雪,我已經開了定位,救援通道打開後你帶著他們上來。”

他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夜淺遲疑的問道:“救援通道打開是什麼意思?其他人呢?”

“極端天氣導致大雪封了路,救援車隊過不來,其他人都回到了孤兒院,高笙在山腳等待接應。”

夜淺轉頭往洞口外看了看,這麼大的雪若是一直下,隻怕一兩天都很難通得了路吧。

坐在這裡聽到的風的呼嘯聲似乎格外的滲人,她冷的縮了縮脖頸,下意識的裹緊了羽絨服。

池慕寒看了看她,冇多會兒便起身往洞外走去。

夜淺見狀,立刻問道:“你去哪兒?”

“撿柴,難不成要跟你一起凍死在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