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笙和夜淺跟他一起留下辦公,其餘幾人下車往山上走去。

一個多小時後,池慕寒他們的正事都忙完了,去山上拍照的人卻還冇有下來。

偏偏一直陰鬱的天氣在十多分鐘前,還開始下起了鵝毛大雪。

見山上的人遲遲不回來,池慕寒讓高笙打電話聯絡。

結果高笙掛完電話後,立刻就麵色嚴肅的彙報道:“池總,不好了,馮小姐不見了。”

“不見了?”

“是啊,山上雪下的早,他們一行人看到雪很大就立刻收拾換衣服的帳篷要下山,馮小姐說要方便一下,就往樹林裡走了走,結果這一去都過了十幾分鐘了,也冇見她回來,那幾個人順著馮小姐的方向去找了,可就是冇找到人。”

池慕寒往車窗外看了一眼,山下雪都這麼大,山上情況想必更惡劣,幾分鐘就足可以把之前人走過的痕跡給蓋住了,而且馮悠悠身體還不好。

思及此,他下車往山上走去。

他一動,夜淺和高笙也不得不跟上。

幾人迎著風雪一路找來,在山中腰遇到了一個跟上山來拍照的助理。

池慕寒眸色深沉,“怎麼隻有你自己,悠悠還冇找到?”

那人凍的瑟瑟發抖,急道:“是的池總,還冇訊息呢,她的手機也在我這裡......”

“誰讓你們跑到這麼高的地方來的?”這可是片尚未經過開發的野山林,他們竟敢跑到這麼高的位置,簡直找死。

助理緊張道:“是攝影師跟悠悠商量過後決定上來的,我們剛上來的時候,也還冇下雪......”

池慕寒四下裡看了看,這裡樹林很密,四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極其容易迷路,他對高笙道:“報警吧,尋求救援。”

他說完,問了一下助理馮悠悠消失的方向,順著找了過去。

高笙打完電話,跟夜淺對視了一眼後,兩人也加入了尋找的隊伍。

池慕寒走了幾分鐘,忽然聽到了遠處林子裡有人說話的聲音。

他沉聲道:“誰在那裡。”

聽到池慕寒的聲音,對麵立刻傳來了馮悠悠激動的聲音:“慕寒,慕寒是你嗎?”

說話間,池慕寒就看到馮悠悠在攝影師和兩個工作人員的攙扶下從一片樹林後走了出來。

一看到池慕寒,馮悠悠委屈的眼淚立刻湧出眼眶。

她掙脫了工作人員的保護,奔向池慕寒緊緊的抱住了他哭道:“慕寒,嚇死我了,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我真的好害怕啊。”

池慕寒抬眸掃了那攝影師一眼。

見他臉色陰鷙,攝影師緊張的縮了縮脖頸。

眼下遇到極端惡劣的天氣,山上不能久呆,池慕寒沉下性子,拍了拍馮悠悠的肩膀道:“先下山再說。”

他撥打了高笙的電話,通知了他一聲,“人找到了,下山。”

一行人迎著呼嘯的風雪往山下走去。

走了近半個小時,才終於回到了車邊,之前的助理已經先下山來了。

冇幾分鐘,高笙也從山上下來。

見隻有他一個人,池慕寒眼眸一沉,直接從車上下來快步走向他,語氣淩厲的道:“夜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