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悠悠凝著夜淺,眼底透著濃濃的恨意。

這賤人竟然又仗著她跟慕寒的婚姻關係來威脅自己。

該死,她一定會弄死這賤人的,一定!

夜淺看著剛剛還得意不已的馮悠悠,這會兒卻被氣到渾身發顫,她唇角反倒勾起了一抹冷傲,掃了她一記後轉身離開。

見剛剛被馮悠悠呼喝的小女孩,這會兒正低垂著頭,一個人的坐在台階上。

夜淺邁步走了過去,蹲在了女孩的身前,溫聲喚道:“小朋友?”

女孩抬眸,見是剛剛跟凶阿姨站在一起的另一個阿姨,她縮了縮脖頸,小心翼翼的道:“阿姨,我不去煩你們了,對不起。”

夜淺心疼的凝了凝眉,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心思總是比較敏感。

當年,她剛被養父母接回家的時候,也很害怕聽到鄰居們的流言蜚語。

她怕養父母真的會像他們說的那樣,把她再送回孤兒院。

那種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卑微和敏感,是刻在了骨子裡的,隻有經曆相同的人,纔會感同身受。

夜淺摸了摸口袋,從裡麵掏出幾塊糖果,遞給了女孩,溫聲道:“我一個人好無聊,可以跟你一起玩一會兒嗎?”

小女孩眼底露出一絲期許,又看了看夜淺手心裡的糖。

夜淺將糖塞進了女孩的手中,兩人都笑了。

馮悠悠冷掃了夜淺一記,就被攝影師叫去跟小朋友一起擺拍了。

良久之後,池慕寒打完視頻電話走了回來,已經忙完的馮悠悠立刻滿臉笑意的迎了過去。

池慕寒看著她淡淡的問道:“視頻拍的怎麼樣了?”

“已經拍完了,就幾個鏡頭。”

“那讓工作人員收拾一下,準備回去吧。”

馮悠悠有些無奈的道:“現在還走不了誒,我三天前本來有一個野外寫真要拍,因為人一直在醫院裡,就冇能拍成,剛剛攝影師說後山條件很好,想去那邊補拍一下,我也不好拒絕,就答應了。”

池慕寒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還很早:“那就讓他們抓緊吧。”

他說完要找高笙的時候,卻先看到了不遠處,正跟幾個小朋友一起玩老鷹捉小雞的夜淺。

她做為老鷹,正配合著小朋友們的速度,繞著長長的隊伍慢慢奔跑著,小朋友們臉上帶著顯眼的快樂,她唇角也掛著肆意的笑容,這笑容......

見池慕寒看著夜淺所在的方向晃了神,馮悠悠眼底立刻露出了嫉意。

她直接打斷了池慕寒的思緒,往前走了幾步,對著夜淺所在的方向招了招手喚道:“高秘書,夜特助,我們還要去一趟後山拍照,該走了。”

夜淺有些掃興的停住了動作,在一群小朋友們身前蹲下,仰頭看著他們道:“寶貝們,阿姨得走了。”

見小朋友們的臉上都有些意猶未儘的很失落,夜淺心裡也有些空落落的。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這家孤兒院......很讓她在意。

如果以後還有機會,她會再來看看這些孩子們的。

夜淺跟孩子們告彆後,回到了池慕寒和馮悠悠那邊。

一行人從孤兒院告辭後開車來到了後山的入口。

馮悠悠知道池慕寒不喜歡陪她做這種事,便體貼的道:“慕寒,拍照這事挺枯燥的,你們幾個就在車上等吧,我們拍完就儘快下來。”

池慕寒冇有反對,他正好打算趁著這時間,把剛剛的視頻會議處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