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腦海中的畫麵戛然而止,她頭疼欲裂的往後踉蹌了兩步,為了避免摔倒,她下意識的就伸手去抓鞦韆繩子,卻冇能抓住,就在她以為自己會摔倒的時候,後背卻撞上了結實的胸膛。

她心有餘悸,剛要轉頭道謝,就看到站在身後的人竟是池慕寒。

她怔了怔,這男人不在那邊陪著馮悠悠‘演戲’,跑到這裡來乾嘛?

還不等她說什麼,池慕寒卻已經先刻薄的道:“誰讓你亂跑的,你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觀光的。”

夜淺從池慕寒身前站正,眸光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見遠處的物資已經快發放完了,她冇有跟池慕寒多說什麼,直接往那邊人群的方向走去。

想到剛剛腦海裡出現的畫麵,她覺得很奇怪。

那會是她丟失記憶中的一部分嗎?

可為什麼偏偏是在這裡想起?

那兩個身影模糊的小朋友又是誰,若女孩是她,那男孩呢?是......哥哥小時候?

似乎,也隻會是哥哥了。

見夜淺走遠,池慕寒收斂起了原本刻薄的表情,回頭也肅穆的看向了榕樹下壘放的大理石台。

他恍惚了好一會兒,直到聽到身後傳來馮悠悠的聲音。

“慕寒,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

池慕寒回神看向她,“結束了?”

“還冇有,東西剛發完,孩子們把東西放好後,一會兒要拍我陪他們玩遊戲的鏡頭。”

池慕寒淡淡的點了點頭,就順勢往回走。

馮悠悠快步跟上,跟在他身旁一起回到了人群中,見夜淺就在幾步之遙的地方跟高笙說話,她眉眼微微轉了轉,看著池慕寒淺笑著問道:“慕寒,我記得以前,你說過你不喜歡小孩子的,可現在看到這麼多可愛又讓人心疼的小朋友,你還冇有改變想法嗎?”

不遠處聽到這話的夜淺,下意識的蹙了蹙眉。

池慕寒腦子裡瞬間就浮現出了一個軟糯的身影,可他嘴上卻道:“冇有。”

見池慕寒低頭看起了手機,馮悠悠便挑釁似的將得意的目光,射向了不遠處正看著自己的夜淺臉上,繼續對池慕寒道:“你呀就是嘴硬,你這樣說是因為你還冇有寶寶,如果現在夜特助懷孕了,生下了屬於你的寶寶,你就不會說不喜歡了。”

夜淺的心一滯,這女人找死嗎?

聽到這話,池慕寒正看著手機的眸色也定了定。

很快,他抬眸,轉頭看向了不遠處正好在看著這邊的夜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