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眉梢沉了幾度,冷聲道:“還以為您老兒很喜歡那女人,原來也不過如此。”

老爺子心頭湧上失望,無奈道:“我當然喜歡那孩子,我多希望,她能一輩子留在咱們池家為你生兒育女,可慕寒,終究是你不配呀。你就安安靜靜的去把婚離了,放過那孩子吧。”

“不可能,”池慕寒語氣驟然冷冽,與窗外適時灑進的溫暖的陽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您老兒既然身體不好,就好好養病,彆的事情就不用再操心了,”他說完,轉頭看向徐管家冷峻的道:“徐叔,爺爺交給你了,有事給我打電話,我晚點再過來。”

他說完,不再看爺爺的臉色,邁著頎長的雙腿闊步離開。

他走後,徐管家看向老爺子,一臉不解的道:“老爺子,少爺對少夫人似乎是不一樣的,您老兒應該也感覺到了,為什麼還要同意他們離婚呢?”

老爺子淡淡的道:“你上次說的對,這小子生活的太順遂了,不經曆失去,他又怎麼會明白曾經擁有的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人呢?他得失去一次,才能學會珍惜。”

“可我看少夫人心意很堅定,萬一......他們真的就離了呢?”

老爺子歎息一聲:“那也是他冇有這份福氣。”

他也看得出淺淺眼底已經冇有什麼留戀了,如果不逼池慕寒一把,再讓他繼續這樣混下去,總有一天,即便他們之間還有婚姻,那小子也是留不住淺淺的。

池慕寒下樓後,正打算打電話查夜淺去了哪兒,結果卻就看到她站在醫院大門口,倚靠在石柱子上,左腳支著身子,右腳腳掌輕輕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摩擦著,像是在等人。

很快,她又抬頭往醫院自動門裡看了一眼,結果正好與池慕寒的視線撞到了一起。

她直接從石柱邊彈起身子,正色的看向他。

池慕寒滿臉冷峻薄涼,主動邁步走了出來。

夜淺迎了過去,擋住了他,語氣從容的道:“池總,我在等你,戶口本我已經拿到了,這會兒民政局已經開門了,請你抽十幾分鐘的時間,跟我過去一趟,我們把婚離了。”

她邊說著,就見池慕寒姿態愜意的點燃了一根菸,煙霧燃起,他深淺難辨的神情,慢慢被煙霧籠罩。

他吐出一層淡淡的菸圈後,才冷嗤一聲話:“誰說要跟你去離婚了?”

夜淺看到他的反應,本能的就有些惱火:“池慕寒,你這話什麼意思?之前分明是你說,讓我有本事就找爺爺拿戶口本的,現在我戶口本都拿到了,你是想賴賬嗎?”

“冇錯,我讓你有本事就去拿,可我什麼時候說過,你拿到了就跟你離婚了?嗬,真是天真。”

夜淺雙拳握緊,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抬手推了池慕寒的心口一把,喝道:“池慕寒,你混蛋。”

池慕寒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推在了石柱邊,抵住,還染著菸草香的手指,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在他耳邊惡魔一般低語。

“我說的是,你有本事隻管去拿,隻是,如果我家老爺子因此氣出有個三長兩短,夜淺,我警告過你的,後果,你絕對承擔不起。”

夜淺心裡一滯,直接掃開了池慕寒的手,怒目凝著他:“爺爺會生病,不是因為我,是因為你,你為了馮悠悠忤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