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幾分鐘後,家庭醫生就趕了過來。

他給老爺子檢查了一下,老爺子是受了刺激後引起的舊病複發,眼下的情況,最好還是去醫院輸幾天液調理一下。

有了醫生的話,徐管家和夜淺當即就將老爺子送到了醫院。

晚上,夜淺在醫院陪了爺爺一整晚,徐管家被支回了家給老爺子煲補湯。

第二天一早,徐管家正要出門去醫院的時候,看到池慕寒的車開了回來。

池慕寒下車,見徐管家手裡拎著食盒一副行色匆匆的樣子,不覺凝了凝眉心問道:“徐叔,這一大清早的,你這是要去哪兒。”

“少爺,我要去醫院,老爺子昨晚受了刺激舊病複發住院了,少夫人已經在那裡陪了他一整晚了。”

池慕寒表情怔了一下:“昨天爺爺真的......”

“是啊少爺,您也跟我一起過去一趟吧。”

池慕寒心頭一緊,忙轉身快步回到了車上。

去醫院的路上,池慕寒不停催促司機快點開。

徐管家好幾次看著池慕寒欲言又止。

池慕寒看出了他有話想說,淡淡的道:“徐叔,都是自己人,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少爺,昨天老爺子為了幫你留住少夫人,做了最後的努力,就連少夫人也為了能夠讓老爺子安心,而一直在努力的在挽回你,你真的不該走。”

池慕寒蹙眉,“你這話什麼意思?”

徐管家也不好說的更多,隻能道:“少爺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了。”

兩人來到醫院的時候,老爺子和夜淺都已經醒了,夜淺打了溫水正幫老爺子擦臉。

池慕寒看著病床上的爺爺,一向冷峻薄涼的臉上,染上了愧疚,他走到病床邊,溫聲道:“爺爺,對不起,我昨晚不知道你是真的生病了,我還以為......”

他說著,欲言又止。

徐管家生怕老爺子又發脾氣對身體不好,忙上前道:“老爺子,少爺一大早回老宅知道你病了,就立就跟過來了,他很擔心你。”

意料之外的,老爺子並冇有氣憤的叱罵池慕寒,而是平靜的拍了拍夜淺的手,慈和的道:“淺淺,不用忙了,你在這裡伺候了爺爺一晚上了也該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可是......”

“聽爺爺的話,對了小徐,我讓你準備的東西給淺淺吧。”

徐管家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夜淺,又看了看池慕寒,終究是從口袋裡將戶口本掏出來被遞給了夜淺。

看到戶口本的那一瞬,池慕寒眼眸一沉。

前幾天,老爺子跟他要戶口本,他以為老爺子那麼喜歡夜淺,一定會把這東西鎖的死死的。

卻不曾想,他竟這麼輕易的就拿了出來。

夜淺也愣了一下,爺爺病了,她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再提這事,正心裡犯愁呢,冇想到爺爺竟然真的言而有信的把戶口本給了她。

她忙擦了擦手,將戶口本接過......

老爺子溫聲道:“淺淺,我還有話跟池慕寒說,你先回去休息吧,休息好了再來看我。”

夜淺點了點頭,她起身對老爺子頷了頷首,小心翼翼的裝好戶口本後離開。

她走後,老爺子滿臉失望的看向池慕寒,語氣寡淡薄涼的道:“這幾天,你就抽空去跟淺淺把離婚手續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