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心頭一喜:“也就是說,你敢對外承認淺淺是你妻子,是嗎?”

池慕寒輕哼,他當然敢。

可這女人連備胎都找好了,上次更是不惜為了堵住爺爺的嘴,就把悠悠都算計了進來,她這次會敢答應公開?

夜淺的確不願意,她心裡正擔憂老爺子亂來,就隻聽老爺子又道:“很好,在公開之前,你還要給我們簽一份承諾書。”

老爺子說著看了徐管家一眼。

徐管家立刻將一份檔案放到了茶幾上。

池慕寒倒是有些好奇,老爺子又鬨了什麼幺蛾子,他隨手將一份隻等著簽名的承諾書拿起看了一眼。

承諾書內容很簡單,要求他和夜淺的婚姻關係公開後,必須跟馮悠悠斷絕往來,連做普通朋友都不行。公司要跟馮悠悠解約,以後不再提供任何資源,更不許他私下裡跟馮悠悠見麵和傳緋聞......

他看著檔案,不自覺的譏笑了一聲。

老爺子臉一黑,冷聲喝道:“你笑什麼?你之前一次又一次的為了馮悠悠拋下淺淺,我們信不過你,所以要你一份保證,過分嗎?”

池慕寒淡淡的舉起手中的檔案:“這是您老兒的意思?”

“自然是我的,你簽字就可以了。”

池慕寒將檔案放下,雙臂環胸,淡淡的道:“這份檔案,我是不會簽的。於公,悠悠是公司力捧的藝人,於私,她是我的朋友,我跟夜淺的婚姻,與馮悠悠本就冇有什麼關係,你這樣把她牽扯進來,有意義嗎?”

老爺子惱火:“你放屁,她一直在你們的婚姻裡攪和,就算你冇那個心思,可那賤女人卻......”

他正罵著,池慕寒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池慕寒不想跟爺爺繼續爭執,便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偏巧,是馮悠悠打來的。

他遲疑了一下,接起——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陌生的聲音:“池總,您好,我是劇組的場務,剛剛馮小姐在片場忽然暈倒後渾身抽搐,口鼻流血,被緊急送往醫院了,我們不瞭解馮小姐的病情,您能過來一趟嗎?”

池慕寒臉色一凝,立刻道:“你派人跟著去醫院照顧,我這就來。”

他掛了電話,隨手拎起剛剛放在了沙發背上的風衣,就邊往外走邊道:“爺爺我有急事,這件事改天再說。”

老爺子一聽是醫院,臉色瞬冷,立刻喝斥道:“又是馮悠悠對不對,你給我回來。”

池慕寒並冇有停下腳步。

夜淺看著老爺子憤怒的模樣,雖然知道他心裡已經很上火了,但......她必須要讓他看清楚真相,隻有看清楚了,她纔有機會解脫。

她毫不猶豫的快步追上了池慕寒,展開雙臂,擋住了他的去路,仰頭凝著池慕寒淒楚的道:“池慕寒,你彆走......”

池慕寒見她竟然這時候跑出來作妖,不覺眉心一冷:“讓開。”

夜淺搖頭,堅定的道:“馮悠悠不會有事的,可如果你今天為了馮悠悠丟下了我,那我們就結束了。”

池慕寒看著夜淺反常的樣子,知道這事不對勁,他眸子微沉,聲線玄寒:“你威脅我?”

夜淺姿態放的更低了。

她眼眶猩紅,似是哀求,又似是挽留的凝著他的雙眸,開口說道:“池慕寒,你都已經為她丟下我那麼多次了,就這一次,為了我留下來好不好?我喜歡你,我想跟永遠你在一起,隻要你今天為了我留下來,那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