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看著爺爺放低姿態的樣子,眼眶都急紅了。

這看不到希望的婚姻,她是無論如何都要結束的。

可她該怎樣答覆爺爺,才能讓爺爺不要這麼難過呢?

她沉默了良久後,終於道:“爺爺,池慕寒他並不愛我,他不會改變的,即便我給他一次,不,哪怕給他十次選擇的機會,他都不會選我的。”

老爺子搖頭:“以我對池慕寒的瞭解,他若真有心要娶那臭戲子,那當年即便我攔也是攔不住他的,孩子,我們試一試,行嗎?”

看著老爺子哀求的樣子,夜淺真的不忍心拒絕。

可她知道池慕寒的選擇,既然老爺子不肯死心,那她就讓老爺子親眼看到真相後,放棄繼續勸和的念頭。

“爺爺,我答應你,可如果他的選擇依然不是我,那麼......您就把池慕寒的戶口本給我,好嗎?”

老爺子點頭:“好。”

他說完抬眸看向徐管家道:“給那混小子打電話,讓他立刻回來。”

徐管家去打電話叫人,夜淺藉口要換身衣服便先上了樓。

她坐在飄窗上,手握著手機沉思了片刻後,找到馮悠悠的號碼撥了過去......

十幾分鐘後,夜淺和老爺子正一起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池慕寒回來了。

見池慕寒頭頂裹著紗布受了傷,徐管家滿臉擔心的上前問道:“少爺,你的頭這是......”

夜淺往那邊掃了一眼,池慕寒頭頂厚厚的紗布都已經被血染透了,想來這傷口不小。

當時她太著急了,所以下手也的確有些狠,不過......他活該!

池慕寒的視線也落到夜淺臉上......

兩人四目相對,見夜淺立刻收回了視線,他語氣寡漠的道:“被仇家報複了。”

徐管家驚訝不已:“少爺,你身手一向不錯,這是什麼厲害的角色,竟然能近得了你的身?查過了嗎?”

池慕寒沉聲未語,倒是老爺子抬眸掃了他一眼,哼了一聲:“怕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自作自受的吧。”

夜淺心虛的看向老爺子,爺爺這樣說,難道是知道池慕寒受傷跟她有關?

池慕寒無奈的看向自家老爺子,沉聲道:“爺爺,怎麼聽你這口氣,倒像是巴不得我受傷?”

“你之前那麼欺負我孫媳婦兒,不管誰揍了你,都算是為我孫媳婦報仇了,你這叫報應。”

池慕寒麵色冷了幾分,他欺負夜淺?

看來這女人是又告狀了......

她還真是對於做這些小動作樂此不疲呀。

池慕寒冇有跟老爺子犟什麼,而是淡淡的道:“行,我這是報應,您老兒打電話叫我回來做什麼?”

老爺子一臉嚴肅的道:“我打算召開記者招待會,上次冇能對外公開淺淺的身份,這次公開,你有冇有意見?”

夜淺心裡一緊,她答應老爺子的請求,是為了讓他看清楚真相的,可不是為了讓他公開自己身份的。

池慕寒戲謔一笑,轉眸看向夜淺:“哦?隻要您老兒開心,我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