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這女人真以為,招惹了他池慕寒,她這輩子還能脫得了身?

天真。

他長手一撈,將夜淺禁錮在懷中,低頭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辭職?嗯?信不信,你今天離職,明天我就撤了那病秧子的醫療團隊,讓你去為他收屍?”

“池慕寒!”夜淺凝著他,眼底帶著顯眼的怒氣,這混蛋總是能拿捏住她的軟肋......

池慕寒眉梢聳起,自然知道這女人這會兒有多恨不得掐死他。

可她越是惱火,他就越是覺得解氣,他嘲諷道:“你不用覺得委屈,這是你為了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就偷偷利用悠悠算計一切的代價!”

夜淺暗恨,他還真是為了馮悠悠,無所不用其極的對付她。

不過......無所謂。

她早就為了離開池慕寒後能照顧好哥哥,而開始暗中聯絡適合的醫生了,近期應該就能得到答覆。

正好這幾天,她還要想辦法處理離婚的事情,那就再等待幾天又如何?

池慕寒的手指,恣意的在她臉頰上輕輕拂過,聲音帶著警告道:“明天,我若冇有在公司看到你......”

“我知道了,”夜淺冷冷的將他推開坐起。

這一次,她冇有下車,池慕寒也冇有再壓製她,而是打電話叫回了司機。

司機將兩人送回觀海墅,兩人剛進了大廳,池慕寒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見是馮悠悠打來的,他直接接起,轉頭的時候,就看到夜淺譏諷的冷笑了一聲,白了他一眼後,徑直往樓上走去。

池慕寒蹙眉,聽到電話那頭,馮悠悠哭唧唧的說害怕,想要他去陪。

池慕寒本就煩躁的情緒更盛了幾分。

他不知道馮悠悠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眼淚,夜淺就從來都不哭,女人跟女人的之間差距,也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他晃了片刻神後,直接道:“太晚了,我就不過去了,我給你安排護工照顧你,你也早些休息吧。”

“慕寒,你是不是因為我今天去了老宅,所以......生我的氣了?”

“我說了,太晚了,先這樣吧。”

他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抬頭看了一眼樓上的方向後,又在原地佇立了片刻,最後找到了席聿璟的號碼撥了過去,煩悶的道:“出來喝酒,老地方。”

夜淺回到房間將門反鎖,她剛去衣帽間換了身衣服出來,就聽到院落裡汽車駛離的聲音。

她心裡放鬆了幾分,有些疲憊的躺在了床上,抬手輕輕撫摸著小腹,喃喃道:“寶貝,你知道嗎?媽媽今天......終於擺脫了那份合約,從此以後,媽媽再也不用揹負著沉重的壓力活著了,媽媽真的,真的好開心啊,你感覺到了嗎?”

她說著,眼眶裡湧出了滾燙的熱淚,她知道,那是喜悅的眼淚。

從此以後,她不再是一個花四億買回來的物品,她也可以像個人一樣的活著了。

等到離婚手續辦完,她就儘快按照計劃徹底離開這裡。

她的肚子不等人,時間不多了,不能再出現任何差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