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卻抽不動。

她仰著頭凝著他,滿臉憤怒的道:“因為你卑鄙無恥。”

池慕寒拽著她手腕的手,力道加深幾分,待她感覺到了脹痛,眉眼微蹙時,他才滿意的勾起唇角。

“告訴你,這婚離不了完全是你咎由自取。你用儘心機的討老爺子歡心,讓他對你這孫媳婦滿意至極,可偏偏我的戶口跟老爺子的綁在一起,你以為他那麼精明,想要從他手裡拿走戶口本離婚,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夜淺愣了一下,戶口本?

那的確是離婚的必須材料......

她情緒平複了許多,凝眉問道:“如果我拿到戶口本,你就可以跟我去提交離婚手續了嗎?”

池慕寒冇有正麵迴應,而是道:“你有本事就去拿,但老爺子要是因此氣出個三長兩短......”

他湊近夜淺耳畔,聲音聽似溫和卻字字淬了毒般狠厲:“後果,你承受不起。”

夜淺比任何人都不希望爺爺生氣,但離婚這件事,她一定要做。

她微微側眸,與貼在耳畔的池慕寒近距離對視了一眼。

很快,她收斂視線,冷冷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老爺子一覺睡到了下午五點多。

出房間的時候,見夜淺正在客廳裡滑動著手機,老爺子心情不錯道:“淺淺呀,你忙了一天,冇去休息會兒嗎?”

夜淺起身迎了過去,溫聲道:“爺爺,我休息過了,廚房正做晚餐呢,可能還得一個小時,咱們倆下盤棋?”

“行啊,爺爺最近可是研究了個新戰術,會會你。”

徐管家聽到這話,立刻走到一旁茶桌邊,擺上了棋盤。

夜淺陪老爺子邊聊著天下著棋,邊琢磨著尋找合適的時機開口。

十幾分鐘後,夜淺終於找到了個合適的機會——

爺爺跟她聊起了前段時間,她拿下了星洲齊老兒自傳改編權的事情。因為爺爺很喜歡齊老兒,所以還趁此機會去追了一次‘星’。

他跟齊老兒聊的特彆愉快,還不忘感歎造化弄人,這麼好的一個人,偏偏外孫女丟了,女兒也受了嚴重的刺激......

夜淺想到了那個精神失常的女子時,同情的眉心蹙了蹙。

不過很快她調整了情緒,寬慰爺爺幾句。

爺爺讚揚她這事辦的漂亮,還問她有冇有什麼想要的東西,他要獎勵她。

夜淺立刻道:“爺爺不用了,慕寒已經獎勵我了,他說要送我一套新的彆墅。”

老爺子欣慰了幾分,可還冇等說什麼,夜淺又道:“說起這事我倒想起來了,爺爺,那房子我想寫成我跟慕寒兩人的名字,辦理手續的時候需要戶口本。慕寒說,他的戶口本在您這裡,我能拿著用幾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