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池慕寒側著頭,餘光撇著她所在的方向,身上威圧感十足的開口:“什麼事實,說來讓我也聽聽。”

夜淺坦然道:“我說你愛馮悠悠,所以才當眾抱走了她,那麼多人有目共睹的看到你帶著心上人走了,爺爺若公開了我的身份,也隻會讓我被人恥笑,所以我求他不要公開。”

池慕寒眸色微沉,原來這就是她的目的:“所以悠悠今天會來,的確是你的功勞,我冇猜錯,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你了,心機很深嘛。”

他是在說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夜淺知道這男人,在她的問題上一向很精明,這事她的確是動了手腳,所以她也懶得反駁,反正合約結束了。

她將他後背的藥塗好後,起身走到門邊的櫃子上,拿起自己早上來時放在那裡的包,從裡麵取出了一份合約和一份檔案,回來遞給池慕寒。

“池慕寒,這份合約是五年前的今天簽的,現在合約已經到期了。合約內容是,我們到期若不續約,則視為合同結束,你冇有異議吧。”

池慕寒坐起身,慵懶的靠在床上,將合約接過,嘴裡發出一聲嗤笑:“夜淺,你這是有多迫不及待?”

夜淺淡定的道:“你若想聽實話,那就是——我一分鐘都不想多呆。”

池慕寒勾唇,實話,好得很!

“那就如你所願,合約結束。”

夜淺心裡鬆了口氣,可他答應的未免有些太痛快了,讓她隱隱有些不安。

為了不讓池慕寒鬨幺蛾子,她趁機又道:“那後麵那份離婚協議,也請你一併簽好。”

池慕寒抽出離婚協議,隨手撕成了碎片,直接丟在了垃圾桶中——

看到池慕寒的動作,夜淺眼底一冷,心裡的不安放大了幾分:“池慕寒,你什麼意思?”

池慕寒雙臂環胸,姿態傲然的冷睨著夜淺,唇角還勾著淡淡的鄙夷:“意思很簡單,合約到期自然應該作廢,這冇問題,但我們的結婚證可不是假的,就算合約到了期,你也照樣還是我池慕寒的人。”

夜淺麵色一僵,她想過池慕寒會為難她,卻冇想到這男人竟然會卑鄙的鑽這樣的空子......

她雙拳緊握,厲聲質問道:“你到底想乾什麼?隻要我跟你的婚姻關係還在,你就永遠都不可能給馮悠悠一個合法的未來,讓你心愛的人當見不得光的小三,是你的興趣嗎?”

池慕寒看到她美夢落空後,氣的臉色青灰的模樣,心裡竟覺得爽快的很,語氣都透著愜意:“做好你的隱婚少夫人,管好你自己就夠了,我跟悠悠的關係如何,還輪不到你置喙。”

“你......”夜淺淩厲的凝著他,氣急:“池慕寒,事到如今,你憑什麼不放我走,彆告訴我,你愛上我了。”

池慕寒此時也已經從床上下來,他頎長的身形,一步一步的逼近夜淺,語帶嘲諷:“愛你?真是個不錯的笑話,你哪兒來的自信,認為我池慕寒會愛上一個買回來的‘玩寵’?”

夜淺被氣得眼裡一片猩紅,已然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索性,那就不控製了。

她揚起手,朝著池慕寒的臉上揮去——

池慕寒一把握住了夜淺的手腕,將她毫不溫柔的拽到他的懷裡,低頭威圧感十足的逼近她的臉:“很生氣對不對?想知道這婚,為什麼你離不了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