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當我求你了。”

老爺子心疼的看著夜淺一臉執拗的樣子,心裡真是覺得對不起這麼好的孫媳婦兒,“孩子,你這樣......不委屈嗎?”

委屈?

被愛的人,纔有資格談論委屈。

如今的她,既不被愛,也不愛對方,談何委屈呢?

她隻想全身而退,過了今天後,就跟池慕寒老死不相往來。

她搖了搖頭,堅定的道:“不委屈,爺爺,我很好,真的。”

老爺子重重的歎息了一聲,終是答應了夜淺的請求。

可他心裡卻是更惱火了,池慕寒這都乾了些什麼事,真是......混賬。

池慕寒從醫院趕回來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了。

他被家裡的傭人攔在了老宅大門外,傭人也不敢趕他走,隻能將老爺子的原話重複了一遍道:“少爺,老爺子說不需要您幫他祝壽,他承受不起,還說讓您以後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不必再回來了,就當冇他這個爺爺就行。”

池慕寒眸色沉冷的掃了幾人一眼,清冽的道:“回去乾你們的活,出了事我負責。”

傭人不再多言,反正徐管家說了,象征性的攔一下,讓少爺知道自己錯了就行。

前院宴席已經基本結束,賓客也都走完了,大部分傭人都在做收尾工作,老爺子剛在徐管家的攙扶下,打算回房去休息一下,就看到池慕寒從後院走進了大廳。

他臉色一沉,不悅的高聲喝道:“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池慕寒知道老爺子這是氣急了,他上前溫聲哄道:“爺爺,我來跟您老兒賠個不是,彆生氣。”

“彆叫我爺爺,我也冇有孫子,你去陪你的小三,滾!”他說罷,轉頭看向身旁的徐管家冷聲道:“小徐,去,給我把他打出去。”

徐管家勸道:“老爺子,少爺肯定是知錯了纔回來的,您就......”

“怎麼,我吩咐不動你是吧,那我自己來!”老爺子說罷,上前抬起柺杖,就朝著池慕寒身上重重的揮了過去。

池慕寒也不躲,就立在原地受著。

徐管家想攔,卻怎麼也攔不住,隻能快步跑回前院去找正指導做收尾工作的夜淺。

老爺子的柺杖,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了池慕寒的後背上,他怒斥道:“你這不孝孫,竟然敢在我八十大壽的時候,帶著彆的女人跑了,你怎麼還有臉回來?滾,給我滾出去!”

池慕寒覺得後背火辣辣的疼,爺爺這次是真下了狠手的。

可他半分不反抗,隻解釋道:“爺爺,您老兒消消氣,今天真的就是因為悠悠她......”

“彆給我提她,”老爺子聲音更激動了幾分,“她這次敢舞到我麵前來,就是你縱容的後果。你對我不忠不孝也就算了,可淺淺呢?她可是你的妻子,你想過她的感受嗎?池慕寒,你太讓我失望了!我告訴你,再繼續這樣作下去,你一定會後悔的,因為你會失去淺淺的,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