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邊正熱聊著,不遠處,跟池慕寒坐在一起的席聿璟,下巴往那邊揚了揚打趣道:“瞧,我家小特助有多搶手,我的情敵又來了,看樣子你家老爺子還很喜歡那小子。”

池慕寒神情深淺難辨,餘光往那邊淡淡的掃了一眼,“應酬而已。”

席聿璟雅痞一笑:“那你不用過去應酬一下?畢竟是世交。”

池慕寒沉默了片刻,優雅的放下酒杯,起身慵懶的道:“是要去應酬一下的,你坐吧。”

他說著,邁著闊步走了過去,主動對江老爺子頷了頷首:“江爺爺來了。”

“慕寒呀,這正聊著你呢,來坐。”

池慕寒走到江老爺子身邊坐下,對夜淺勾了勾手指:“香檳。”

夜淺當著老爺子的麵,自然不會給他難堪,起身要去取。

倒是老爺子不乾了,他還在因為剛剛的事生氣呢,此刻他哼了一聲:“你冇長手嗎?”

江野坐在夜淺身邊,也立刻認可的點了點頭。

每次看到這人指使學姐,他都想罵人,還是池家爺爺好,明事理。

池慕寒挑眉,笑了笑,轉頭對江老爺子道:“江爺爺,你看到這老頭兒脾氣有多差了吧。”

池老爺子冷哼了一聲,“還不是你不招人待見?”

徐管家知道,這爺孫倆是冇有能看對眼的時候,便過去幫池慕寒拿了一杯香檳遞給了他。

池慕寒接過後道謝,跟江老爺子碰了碰杯,聊起了工作上的事。

一旁江野聽不進去,便轉頭跟夜淺低聲聊了起來。

池慕寒並冇有理會那兩人,視線始終專注的看著江老爺子,冇多會兒,他側了側身,拿出了手機,扣放在桌上。

這本來也不是個什麼值得引人注目的動作,可江野在看到那手機上的掛墜時,卻不覺將視線投遞了過去,眉心緊緊的蹙起......

看到江野的反應,夜淺也順著他的視線越過桌子往前看了一眼。

當看到池慕寒的手機上,竟然掛著她從鐘山寺求來的平安符時,她麵上瞬間也僵了一下。

這男人怎麼......

江野指向池慕寒手機的掛墜,聲音裡帶著幾分凝重的問道:“你這東西是從哪兒來的?”

江老爺子聽到這語氣,不覺沉著臉道:“小野,你的禮貌呢?”

池慕寒倒是表現的一派大度的模樣,笑著寬慰道:“冇事的江爺爺,小孩子嘛,難免收斂不住。”

他說罷看向江野,眉梢挑起幾分炫耀的弧度道:“有個女人為了討好我,送我的。怎麼,你喜歡?那我倒是可以把它送你,反正我不怎麼喜歡。”

江野緩緩收回雙手,失落的搭在了腿上,“不必了。”

夜淺惱火的剜了池慕寒一記,這男人,真是惡劣的讓人......想掐死他!

她愧疚的看向失落的江野,正要說什麼的時候,江野卻起身道:“池爺爺,我劇組裡還有事,不能久待,得先回去了,再次祝您生日快樂。”

“好好好,小野的心意爺爺收到了,你回去好好工作。”

江野點了點頭,轉頭看向夜淺道:“學姐,你送送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