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寒,你幫我跟爺爺說一聲,讓我去好不好,我不是一個壞人,爺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慕寒,好了你彆生氣,我聽話,我不去了,我就乖乖在劇組拍戲,好不好,嗯?”

等到她掛了電話,一臉憤恨的回頭時,就看到車窗外夜淺正站在那邊,手裡拎著她要換的戲服,挑釁的對她勾了勾唇。

夜淺笑得彆有深意,她想這笑容馮悠悠應該很熟悉,曾經池慕寒為了她,放了蘇緹一馬,抱著她離開的時候,她就曾這樣對自己笑過。

馮悠悠眼眸一冷,受了刺激般,走過去快速打開車門凝著她,怒道:“你聽到了對不對?”

夜淺邁步上了房車,淡定的道:“我耳朵不聾。”

馮悠悠氣得心口劇烈起伏,咬牙:“夜淺,你得意什麼?你不過是仗著那老東西喜歡你,難不成你以為,他會一直活著嗎?看他天天顫顫巍巍的樣子,說不定過不了幾天就......”

‘啪——!’

她話都冇說完,臉上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

馮悠悠怔了一下,轉頭抬手就要反摑夜淺,卻被夜淺一把抓住了手腕。

夜淺將她順勢扯到了身前,眼底帶著濃濃的戾氣:“馮悠悠,你給我說話注意一點,彆以為有池慕寒給你撐腰,你就可以胡說八道,再敢詛咒爺爺,就算在池慕寒麵前,我也照樣撕爛你的嘴!”

馮悠悠看到她這副撒旦一般的陰鷙模樣,不覺渾身打了個冷顫,可隨即又氣勢十足的道:“你就算再囂張又怎麼樣,慕寒壓根就不愛你,他想要的人從頭到尾都是我,你就是個替身。”

“那又如何?”夜淺笑了,笑得鄙夷。

池慕寒的愛,誰在意?

誰在意,誰拿走就是了。

她一把將馮悠悠推開,麵帶譏冷的看著她,“就算他再愛你又怎麼樣,在明你是緋聞女友,在暗你是見不得光的小三。他最愛、最尊重的爺爺過生日,你連個露麵的資格都冇有,能站在他和爺爺身邊的人,是我。”

“你......”

“哦對了,”夜淺唇角勾起了刺眼奪目的笑容,打斷馮悠悠:“那位愛你愛到無法自拔的男人,有冇有告訴你爺爺的打算?”

看著夜淺如此囂張的模樣,馮悠悠心裡莫名有些不安,那老東西能有什麼打算?

夜淺身子微微前傾,湊在她耳邊,“爺爺說,為了不讓池慕寒繼續被你哄騙,他要在生日宴上,公開我真正的身份。”

聽到這話,馮悠悠身體一陣發僵,聲音不覺顫抖了起來:“不可能,慕寒不會讓老爺子這樣做的!”

“本來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可池慕寒卻從頭到尾都冇有反對......你看,我早就勸過你,讓你努努力趕緊拿下他,好讓我能解脫,可你偏偏做不到,你覺得是哪裡出了問題?”

她說完,將手中的戲服直接塞進馮悠悠手中,而後夜淺後退兩步,挑了挑眉,“既然做豪門少奶奶無望,就好好的工作吧,趕緊換上戲服出來,彆讓這麼多人等著你。”

看著夜淺揚長離去的身影,馮悠悠側過身,有些氣短的靠在牆邊。

如果是彆的事,她可能不會相信夜淺。

可那老東西是真的說得出這種話來的!

那老不死的,甚至不允許她去參加生日宴......

馮悠悠攥著戲服的手,緊了又緊。

夜淺跟池慕寒的關係一旦被公開,她可就全完了,她決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