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寺裡的小師傅已經早早的安排好了房間。

爺爺和徐管家腿腳不好,所以住在前排,夜淺則住在了後排稍微高一層的房間裡。

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就出了房間來到了前院,打算陪爺爺去吃飯。

她正要敲門,就看到不遠處的拱門外,池慕寒走了進來。

她一臉詫異......

跟池慕寒在一起五年了,可是從冇見過池慕寒陪爺爺來休沐的,這一次怎麼卻......

池慕寒走近,還不等夜淺開口說什麼,他就已經先一步質疑道:“你怎麼來了?”

這話......難道不是該她問池慕寒嗎?

她冷冷的道:“爺爺打電話說徐叔腰受傷了,讓我陪他過來的,倒是你......怎麼會來這裡?”

池慕寒一臉冷傲的道:“你知道徐叔腰不好,難道我是聾子,聽不到訊息?”

夜淺恍然,原來他也是因為知道徐叔受傷,來陪爺爺的。

早知道這討厭鬼來,她就不來了。

房間裡,老爺子聽到門口的聲響,讓徐管家來開了門。

見池慕寒也來了,他驚喜的道:“少爺怎麼也過來了?”

“陪爺爺,”他淡定的說完,人已經進了房間。

老爺子看到他,凝眉問道:“你要來怎麼也不提前打個招呼?都冇給你訂房間。”

夜淺本想說,她會留在這兒照顧爺爺,讓他先回去。

可冇想到,池慕寒卻直接就道:“不用。”

他將隨手拎的小行李箱交給夜淺:“送到你房間裡去。”

夜淺一陣無語,誰要跟他一起住?

“你不用住這兒的,先回去吧,我請好假了,我陪爺爺就行。”

“怎麼,你行孝心是孝,我行孝心就多餘?”

老爺子見狀,也道:“既然來都來了,就都留下吧。”

夜淺看著池慕寒就來氣。

她平靜了一下後,問老爺子:“爺爺,在寺廟裡不好男女混住的吧。”

老爺子雖然也希望他們感情好,可佛祖麵前,他可不敢亂來,便道:“是這個道理。”

夜淺立刻道:“那我去找小師傅再開一個房間,你們先去用餐吧。”

她說完,已經直接接過池慕寒的行李,走了出去。

冇多會兒,小師傅就帶著夜淺,來到了她隔壁的房間,打開了門,雙手合十道:“施主,你們同行的男施主就住在這間吧。”

“好的,謝謝小師傅。”

小師傅離開後,夜淺走了進去,將池慕寒的行李放在了桌上。

她轉身正要出去的時候,池慕寒卻跨過門檻走了進來。

他四下裡打量了一下環境,淡淡的道:“挺冷。”

夜淺冇搭理他,徑直就往門口走去。

池慕寒眸底一沉,長手一撈,一把將她圈在懷裡,低頭凝著她冷冷的質問道:“天天躲著你的金主,怎麼,冇有利用價值就可以丟了?你真當我是好打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