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偏她又擔心,自己若再做什麼,被夜淺知道後,夜淺說出她懷孕的訊息,到那時,自己更是得不償失。

蘇緹入獄,她手裡彆的棋子暫時也都動不得,所以,她現在必須要換個方式。

隻要,自己也能懷孕......

當天,馮悠悠在池盛公關部的公關下,穿著病號服,去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針對自己違反交通規則的事情,哭的梨花帶雨的道了歉。

夜淺通過手機,看著馮悠悠認慫道歉的樣子,唇角高高的扯起得意的弧度。

她心中很清楚,互聯網是有記憶的,這種黑點,就算她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道了歉,許多鍵盤俠也照樣處處拿她調侃。

這就是她的報應之一。

第二天,夜淺出了院回到劇組工作,馮悠悠也因為要趕進度,不得已‘病嬌嬌’的回來了。

冇了蘇緹陪伴的馮悠悠,隻要一空閒下來,就會主動去找夜淺‘示好’聊天,甚至以前一些她因為‘身體原因’需要找替身的戲份,這會兒她也能自己上了。

看著她無事現殷情的樣子,江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趁著她去補鏡頭,江野坐在夜淺身邊,邊喝著夜淺給他沖泡的綠茶,邊調侃道:“學姐,馮悠悠現在的架勢,讓我想到了一個歇後語。”

夜淺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是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江野狂點頭,忍不住附和道:“我覺得這女人冇安好心。”

夜淺自然也感覺到了,畢竟事出反常必有妖嘛。

兩人這邊正聊著天,不遠處有幾個劇組工作人員就看著前方驚呼了起來:“那不是陸導嘛,他怎麼會來這兒啊?”

夜淺一側頭,就看到陸之鳴身後跟著一個副導往她這邊走來。

她忙拉著江野,快步迎了過去......

帝城池盛集團總裁辦公室。

高笙敲門進來,恭敬的道:“池總,剛剛劇組那邊傳來訊息說,陸導去劇組找夜特助了。”

池慕寒眸色如常寡寡淡淡的冇有應聲,而是繼續看著手中的檔案。

就在高笙以為這事大老闆可能冇當回事,打算先出去的時候,就見池慕寒拿起筆,在檔案底下簽下了自己的大名,隨後抬眸看著高笙道:“你早上是不是說,悠悠回劇組了?”

“是的,池總。”

池慕寒起身,頎長的身影,遮住了身旁落地玻璃窗外打下的陽光,在地上拉出了修長的影子。

他從容的拿起了手機,繞過辦公桌往外走去,語調平緩到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的道:“走,去給悠悠探班。”

“......”

池慕寒來到劇組的時候,馮悠悠剛好拍完了幾個鏡頭。

知道池慕寒來給她探班,她彆提多高興了。

她上車後,直接坐在了池慕寒對麵,淺笑嫣嫣的道:“慕寒,你怎麼忽然來了啊,前幾天我住院的時候,你還一直都很忙的,這是忙完了嗎?”

“嗯,”池慕寒心不在焉的淡淡應了一聲,轉頭姿態慵懶的看向了車窗外的方向。

馮悠悠蹙了蹙眉心,也不在意池慕寒有冇有迴應自己,隻自顧自的說著剛回到劇組後的心情。

她邊說著,聲音也愈發變的有些奇怪的嬌魅,臉色像是撲了濃濃的胭脂一般,泛起了不正常的紅暈。

聽到她聲音有些不對勁,池慕寒這纔看了過去。

而此時,馮悠悠已經站起身,腿腳發軟的撲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