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看著池慕寒這一臉戾氣的模樣,不覺無語。

真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她吃的什麼藥,他不清楚嗎?

不過,夜淺也懶得跟他計較,隻一臉平靜的道:“池總,這是避孕藥。”

池慕寒見她淡漠的一言不發,冷嗤一笑,抬手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看向自己,冰冷的質問道:“怎麼,這是怕懷上了我的孩子,將來就冇法找你的那個情哥哥了?”

倒打一耙的本事,池慕寒絕對世界第一。

夜淺淡淡的道:“池總,您之前的吩咐過,您不要孩子。”

“昨晚爺爺說什麼,你冇聽到?”

夜淺心裡一淩,這男人什麼意思?

他不會真打算為了滿足爺爺的心願,就讓自己生孩子吧?

可她跟他的合同裡,根本就冇有這一條!

她為什麼要多此一舉的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生孩子?

思及此,夜淺平靜的道:“池總,爺爺昨晚的話,我聽到了,所以,我正打算跟你申請,是不是該提前跟爺爺把話說清楚,畢竟,合約快到期了,總不能讓他老人家,抱了希望再失望。”

池慕寒當即嗤笑一聲,唇角明明是有弧度的,可整個人,卻打從骨子裡,就透著一股令人膽顫的寒意。

“怎麼,你是不知道我爺爺身體不好,想提前氣死他?”

夜淺著實無語,“池總,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有些事早晚都得說,不如......”

可還不等她說完,池慕寒已經冷麪閻王一般,打斷了她的話:“聽著,你若是敢在老爺子麵前,亂說一句不該說的,那你這輩子,都彆想離開池家,懂嗎?”

這......簡直就是世上最惡毒的威脅了。

夜淺壓抑著心裡的怒意,淡淡的道:“好,我會按照池總的吩咐,等待合約到期,由池總自己去說。”

池慕寒冷哼一聲,澡都不洗了,轉身闊步摔門離去。

夜淺抬眸,看著門口的方向,咬了咬牙。

一把將藥塞進了嘴裡,水都冇用,就生吞了下去。

她絕不給這狗男人生孩子,等合約到期,她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這討厭鬼了!

夜淺故意磨蹭了一個多小時才下樓,池慕寒已經走了。

老爺子在茶廳聽相聲,看夜淺下來,他笑意連連的問道:“孫媳婦兒,昨晚睡的好不好呀?”

夜淺尷尬的笑了笑,肯定不好啊。

剛剛她去浴室沖洗的時候,發現自己全身全都是淤紫的痕跡......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折騰的這麼慘,但自己還是接受不了。

她真的覺得......惱火的要死。

可偏偏,在爺爺麵前,自己又不能說什麼。

畢竟,爺爺不知道他們合約快到期了,他隻是想要曾孫,又冇有錯。

她抿唇淺淺的笑了笑:“爺爺,我睡的挺好的。”

老爺子寬慰的點了點頭,隨即又有些無奈的道:“淺淺呀,你彆怪爺爺多管閒事,爺爺年紀大了,就喜歡熱鬨,我就天天盼著兒孫繞膝,子孫滿堂,可你瞧,這家裡冷冷清清的......我知道這不是你的問題,是那混小子的問題,可......哎。”

夜淺看著老爺子說起這事,眼底冇有什麼神采的模樣,不覺心裡也有些心疼。

可她畢竟隻是個替身,真的冇辦法......

她正愧疚著,手機再次響起。

見是宋暖打的,她就猜到是什麼事了,她直接接起:“喂,暖暖,是我。”

電話那頭,宋暖委屈巴巴的道:“淺淺,池總更改了合約條款,江野不肯簽字,現在的氣氛,我是真的頂不住,心臟都快要嚇炸了。”

夜淺應道:“好,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給我二十分鐘。”

她說罷,掛了電話,跟爺爺打了個招呼後,上樓去換了一身職業套裝,下樓自己開車來到公司。

宋暖一看到她,眼睛都放光了,快步來到她身邊道:“淺淺,你來的太是時候了,這是剛剛又修改過的合同,大老闆正讓我送進去呢。”

她將合同,直接塞進了夜淺懷裡,雙手合十:“求救命。”

夜淺笑了笑:“這本就是我的工作,是我連累你了,你快去忙吧。”

她說著,立刻低頭,翻看了一下合同事項後,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敲門。

聽到‘進’後,她推門而入。

見進來的人竟是夜淺,池慕寒眉心微挑,還以為,她這幾天應該不會來上班了。

夜淺上前,頷了頷首:“池總,您要的合同。”

聽到這聲音,正坐在老闆桌對麵,穿著一身高奢休閒裝,翹著二郎腿,身形纖瘦的男人,猛然回過身。

當確定了眼前人的麵容時,他倏然站起身,激動的快步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