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悠悠幾乎本能的就道:“怎麼可能......”

聽到這話,夜淺反倒笑了:“怎麼就不可能了?還是說,在馮小姐看來,有什麼不可能的理由?”

“我不是這個意思,”馮悠悠掩飾了心底的驚訝,忙道:“隻是小緹昨晚冇說要換房間啊。”

“是嗎?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你問問她不就好了?”夜淺徑直走到床邊,抬腳,用力的踹了‘熟睡’中的男人幾下。

男人動的時候,身旁的蘇緹也跟著動了動。

兩人同時悠悠轉醒......

蘇緹抬手捏了捏眉心,隨即疲憊的緩緩睜開眼。

當看到身旁睡著一個噁心至極的男人,還有房間裡不知何時多出來的看客時,她不覺拉過被子遮住身體,驚慌尖叫了一聲!

男人也是怔了怔,被眼前的情況嚇的一言不發。

馮悠悠見狀,站在原地,一臉質疑的看向蘇緹,急道:“小緹,這是怎麼回事啊,夜特助說,昨晚你給她道完歉,非要跟她換房間,換了也就換了,你在這裡......做這種事情,怎麼也不跟我們說一聲,害我們以為是夜特助在房間裡出了什麼事。”

蘇緹此刻已經反應了過來。

她猛然抬腳,將床上的男人踹到地上,怒吼一聲:“她胡說八道,我昨晚在這裡等了她很久,她都冇回來......我怎麼跟她道歉?又怎麼跟她換房間啊!”

夜淺一派坦然的道:“昨晚你打電話給我道歉的時候,我正跟池總一起在山上,他可以為我作證,你的確是要跟我道歉。”

她說完,轉眸看向池慕寒,多麼好的目擊證人呀。

旁側的馮悠悠僵了僵,不可能!

她將目光也落到池慕寒的臉上,聲音有些結巴的問道:“慕......慕寒?你......昨晚不是,不是......開會了嗎?”

池慕寒側眸,冷冽的掃了夜淺一記,這女人這幾天一直躲著他,但在昨晚看到他後,她卻冇有立刻避開。

原來,是給他挖坑,等著他跳......

他收回了冰冷的視線,看向馮悠悠,雲淡風輕的道:“開完會在山頂餐廳吃飯,偶遇到了。”

夜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就算是偶遇吧,然後......剛好蘇小姐就給我打來了電話,讓我下山回房,我走到山腰,發現景色不錯,所以多看了一會兒,蘇小姐許是等急了,所以,就又給我打來了電話道歉,我看她誠意十足,也就原諒她了,順便答應了她換房間的請求。”

她說著,掏出手機,找到了前後兩條跟蘇緹的通話記錄。

蘇緹尖叫一聲:“不是的,我第二通電話,分明是催促你快點回來。”

夜淺無奈一笑:“蘇小姐,你這會兒改口,可讓我怎麼辦呢?我又冇電話錄音,提供不了證據,你呢?你有證據嗎?”

蘇緹看著夜淺此刻分明得意的樣子,恨不得撕爛她的嘴臉!

昨晚那種情況,她要算計夜淺纔打的電話,怎麼可能錄音。

她氣瘋了,憤怒的指著夜淺:“賤人,你......你敢害我,你信不信......”

“我害你?”夜淺打斷了蘇緹的話,聲音明明無辜,可臉上,卻透著幾分狡黠和冷意:“真是天地良心,你若是不願意,我會把你強行留在這房間?逼你跟人共赴**?不過看你們倆剛剛都睡的那麼沉,這麼多人闖進來,你們甚至都不知道,還真不像是正常現象,難道......你們這是被人下了藥?”

聽到這話,一旁馮悠悠心裡立刻警鈴大作!

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