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就是足夠卑鄙,所以才能一次次的,用她在意的人拿捏她,她即便再委屈,卻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

池慕寒見她為了那男人不再說話,鄙夷的冷嗤一聲,她的原則,也不過如此。

他橫抱著馮悠悠繞過她就繼續走。

三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夜淺清楚的看到,馮悠悠看著她的時候,嘴角揚起了勝利者的挑釁......

那笑,就像是一把尖刀般,狠狠紮到了夜淺的心頭,提醒著夜淺,她這替身,有多麼的可笑和失敗。

他們離開後,蘇緹也從地上站起身,得意的走向夜淺,冷哼著一笑,道:“你就算受了委屈,又怎麼樣?任何時候二選一,我表哥都隻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悠悠,而你?嗬,就算費儘心機的爬了我表哥的床,我表哥還不是照樣隻把你當垃圾?”

蘇緹嘚瑟的狂笑了一聲,揚長而去。

包間裡隻剩下夜淺一個人......

她就這麼佇立在原地,心裡、腦子裡,瞬間被巨大的空白填滿。

她明明很生氣,可卻低頭笑了起來。

笑著笑著,眼淚就毫無預兆的,像是斷了線的珠子般,從眼眶中一滴滴的跌落,砸到了地麵。

她抬手,用力的擦拭著眼淚,努力呼吸著,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她一遍遍的安慰自己......

“夜淺,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不要為那些不值得的人傷心,不要哭,他們不配!”

可是從前很管用的自我催眠,此刻卻根本就冇有用。

她還是難過,好難過啊!

她忍不住哽嚥著哭出聲音......

她不是傷心,是委屈,是恨!

她好恨,恨馮悠悠,恨蘇緹,更恨那個......五年前給了她希望,卻又把她推進了更深的深淵中的池慕寒!

她想不明白,同樣生而為人,池慕寒為什麼就能這麼狠毒。

前腳逼她道歉,後腳就為了馮悠悠包庇惡人。

她這一生,從未做過壞事,可憑什麼,為什麼她要被人這樣欺負?

夜淺死咬牙根,她不會原諒池慕寒的,絕對不會原諒的!

她手撐著地,慢慢的站起身,緊攥成拳的手背,青筋儘顯。

她冇有背景,冇有後台,唯一能夠倚靠的人,隻有自己。

所以,她受的委屈,必須要討回來,然後跟狗男人斷的乾乾淨淨的,帶著孩子,徹底遠離他們。

這一次,她不會放過蘇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