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6章小彆勝新婚

陸燃知道,永夜區的這些特殊的物資一旦對外進行公開,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這裡擁有十分豐富並且從未被開采過的能源。

所以才特地把沈醉帶過來看看,冇想到沈醉擔心的事情比她所想的更深遠。

在沈醉采集了一些樣本之後,他才站起身,然後緩緩轉身看向了陸燃。

陸燃也好奇的在研究石頭上的東西,忽然感受到沈醉的視線,纔回過頭。

“怎麼了?”

陸燃剛問出聲,沈醉的手就已經把她的腰摟到了自己麵前。

她還冇來得及反應,沈醉的唇瓣已經貼了上來,瘋狂貪婪的吮吸汲取著她口中的甘甜。

冇有任何言語,像是把一切的情緒全都化成了肢體語言。

隻有親密的貼身接觸才能徹底釋放他的想念和**。

陸燃被沈醉熾熱的吻壓得身體也往後退了一點,但卻被沈醉的手給樓了回來重新貼上了他的胸膛。

陸燃在怔忪片刻之後,久違的情緒和壓抑在身體裡的某種慾念也被誘發了出來。

她雙手摟住了沈醉的脖頸,化被動為主動,唇舌開始反攻,主動讓他們之間的距離更親密無間。

從他唇齒間滑出之後吻上了他的嘴角一路含吻到他的喉結。

沈醉發出一陣低吟,忽然埋下腦袋重新噙上了她的唇瓣,像是懲罰她的使壞一樣,更加狂熱的索吻......

陸燃手上的明火也無力的掉在了地上,但很快就在地上熄滅。

本來就黝黑的林間,兩道身影也越來越緊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衣服摩擦的聲音接連不斷的響起。

暗夜星辰下,海浪不斷的拍打著海岸,捲起一陣又一陣的巨浪,帶著濃鬱的腥味,可去也成為了永夜陸地極致的美景。

六道見陸燃他們還冇回來,準備去找,但剛走兩步句被陳七拉住了。

“你急什麼?”

六道冷冷看了他一眼,“已經幾個小時了。”

陳七看了一眼天,“還早呢,你去打擾他們做什麼,當電燈泡嗎?”

六道皺了皺眉,“什麼電燈泡。”

陳七拍了一下六道的腦袋,“你彆忘了,陸小姐和三爺是什麼關係。”

六道翻了個白眼,“不就是未婚夫妻關係麼。”

陳七冷笑,“冇聽說過小彆勝新婚啊?”

六道:“......”

聽到這句話之後愣了兩秒,旋即想到了什麼,然後突然就鬱悶了,開始了沉默。

陳七摸了摸鼻子,他這話說的是不是有點像傷少年的心了?

但他好像也冇說什麼吧??

永夜區的各方勢力,在得知七煞已經覆滅了最難搞的格瓦山的勢力之後,也都不敢再有對七煞挑釁的念頭了。

而且大部分的勢力對於七煞的規矩是十分認同的。

而且在這個地方,實力就是王,既然被打服了,他們就會臣服於強者。

用陸燃的話來說,這裡就像是一座監獄,關押的是最不被世界所束縛的人,但即便是這樣,監獄裡也會產生一種獨屬於他們的秩序和生存法則。

就像是動物一樣,一旦成群,就自然而然會產生他們之間的食物鏈和社會等級。

永夜區也不例外。

其實之前就有,隻不過這種等級和食物鏈在這兩個月裡徹底被強化,並且形成了一個既定的規則。

沈醉在永夜區呆了兩天之後,陸燃和七殺他們也開始準備了返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