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4章是陸燃!

米洛也冷冷道:“無論是月還是七殺的仇,殺死你們一百次也不夠,甚至想我們所受的一切百倍千倍的還給你們。但我們,不是你們。”

希娜接下了米洛的話,“月說過,人之所以區彆於畜生,那是因為人有感情,而畜生冇有。”她笑了一下,“所以,你們是畜生。”

她臉上的笑意也倏地斂去,變得冷厲,“而你們,一幫冇有感情冇有任性的畜生,有什麼資本提她!”

她在說完這句話的瞬間就已經開槍了。

子彈穿過他們的胸膛,頃刻之間血液飆濺!

同時,七殺的其他幾個人都紛紛開了槍!

一枚子彈穿透格雷的額頭,熾熱的血從眉骨滑了下來,瞳孔裡還殘留著一絲不甘。

他還有很多答案想要知道,但已經冇有機會了,眼前的那幾個人的臉上是凶狠絕對的殺伐,帶著痛快和恨意。

為什麼......他們明明殺性那麼重,可感覺卻跟他們完全不一樣。

都是浸染在血液裡的人,為什麼,會有這種差距。

又是為什麼,月寧願和他們在一起?

......

無數的疑問他都冇有得到答案。

或許,真的是那個金髮女人說的,隻是因為......

他們,是人。而他們不是。

他們連人的感情都冇有,怎麼可能是人呢。

六道嘴角微咧,衝著格雷的喉嚨再補了一槍。

瞬間格雷高大身體也在零一和丹之後相繼倒地。

“嘭!”

每個人都是渾身的子彈窟窿和血,臉上都是一臉不甘心的猙獰,死不瞑目。

就好像他們還有未完成的事,也有許多未知的事,而那些不甘心全都成了他們死前的遺憾。

六道頗有些遺憾,可惜了,這些人死了不能帶走,不然他還想帶去做標本。

雖然格雷他們三個人很強,也是暗島現在最出色的殺手,但在絕對的力量麵前,再厲害的單人能力也不過如此。

他們所對抗的是沈醉的炮火,還有七殺的狙殺。

在這樣圍剿之下,就算單人實力再厲害也冇有什麼完全反擊之力。

無間看到他們倒地的那一刻眉宇間也多了一絲複雜。

希娜輕輕彎起了嘴角,輕聲說道:"他們,哪裡配和她在一起並肩作戰。"

終於殺了他們。

可是有的人卻已經不會回來了。

每個人這個時候都有些沉默,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醉看到七殺處理完私仇之後,眸色也涼涼的收了回去。

船艦也被他的人奪取,此刻正在開往暗島,並且離暗島已經越來越近。

而就在這個時候,整個暗島突然迸發出一陣巨大的聲響!

所有人立刻看先了暗島的方向!

因為已經越來越近了所以他們能清晰的看到剛剛的巨大爆炸聲響源於一棟巨大的建築的坍塌!

煙塵四散,那棟建築頃刻之間化為了廢墟!

沈醉的神色也在陡然之間變得難看,眼神緊緊盯著那廢墟之中站立著的一道身影。

就算隔著那麼遠,他也能一眼把她認出來。

陸燃!

沈醉的臉上不再是冷靜,也不再是剛剛指揮戰鬥的時候從容,那眼裡噴薄著一股火焰,恨不得立刻出現在暗島。

他視線緩緩看向了陸燃對麵的那個人,目光也變得越來越冷。

“墮落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