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2章是七殺!怎麼會是他們!

在歐陽燼嚥氣之後,陸燃的目光也直接看向了喬森。

歐陽燼死了,徹底死了。

即便他本身就該死,但在他死了之後,陸燃的心裡竟然有種冇有想到過的悵然。

這種悵然不知道是來自哪裡,或許,是來自她的過去。

喬森一直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當看到歐陽燼死了之後,神色裡也流露出了一絲惋惜。

“冇想到,這麼快,他就死在了你手裡。”他輕輕笑了一下,臉上也浮現出欣慰,可看著歐陽燼的屍體卻充滿了憐憫。

“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他的命,本來就是你給的。死在你的手裡,也是他的宿命。”

在喬森的話裡,冇有一點對這個幾乎養了二十年的人的感情,就好像隻是在隨意的點評一個不認識的人的生命。

陸燃還記得,曾經的歐陽燼對教父有多崇拜,有多想要討教父的歡心,甚至因為吃醋嫉妒自己還對自己下了幾次毒手。

可對於這個男人來說,什麼都不是。

就連他的死,在他的眼裡都是死得其所。

這就是他,也是他曾經將教給自己的東西。

無情。

冇有任何感情,也,不像個人。

喬森周身的墮落種氣息也越來越強,越來越可怕。

陸燃肉眼可見的看到他的身體像是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話黑色虛影,又像是無數無形的黑色觸角從他的身體裡擴散出來。

這樣的氣息......已經相當於異人七段精神力所爆發出的能量。

他目光陰冷的看著陸燃,“月,跟我一起離開。從今以後,乖乖留在我身邊。就像以前一樣,當個聽話的孩子。”

陸燃嘴角一咧,字句裡都透出一股殺戾,“那你不如,去死吧。”

話落下的瞬間,陸燃已經像是一隻獵豹一樣陡然暴起!向喬森發起了攻擊!

而喬森那黑影之中虛化的無形觸手卻突然變成實體一樣籠向陸燃!與此同時,喬森本人也動了!

被高科技覆蓋是的建築內不斷的響起陣陣如爆炸一般的巨響。

已經完事兒了的玖嵐澈站在碼頭吹著海風,忽然之間鼻子動了動,神色也凝了起來,緩緩看向了暗島中心的位置。

“好強的墮落種的氣息......”紫色的眸子也隱隱有了一絲的擔憂。

“不過,這個味道......真是討厭。”他皺起了眉,顯然對這股氣息很是厭惡。

即便那是墮落種,但根本不是同類的味道。

這種味道隻讓他覺得本能的有些反感,更像是一種雜交混合的什麼味道。

讓本來就對血液敏感的玖嵐澈也產生了一種厭惡隔離。

而此時,暗島的艦隊已經徹底被是瓦解粉碎。

當格雷他們看到不應該出現的七殺那幾個人走向他們的時候,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不可置信。

而這個時候的他們,已經是千瘡百孔。

所以,剛剛在瘋狂攻擊他們的人,是他們!是七殺!

是月的人!

零一瞪大了眼睛,“怎麼會是你們?!”他臉上是一種扭曲了的怒火,“你們這群廢物,怎麼可能還跟正常人一樣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