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2章教父的答案

她知道自己周圍發生了什麼,聽得到他們說話,也感覺到那熟悉的人影。

她也知道那個人出現了。

隻是她現在意識雖然可以脫離身體單獨存在,並且進行周圍的一切感知,能夠遊移出去。

但身體卻還是因為被特殊武器所傷暫時無法醒過來。

她知道自己不會死,也知道,六道不會死,沈醉會找到他也會治好他。

六道的傷並不算重,讓他遭受一下異人的創傷也不是什麼壞事。

對於方懷那些人來說,六道並不重要,也冇必要殺他。

而對於暗島,他們的目標隻是自己,在那種情況下六道會被他們直接忽略扔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燃知道自己身上被注射了什麼藥物,應該麻醉神經的,她能感覺到自己全身都是僵硬的。

而在這過程中,她的意識也漸漸的陷入了黑暗,進入了短暫的休眠狀態。

可在這休眠狀態中,陸燃的意識卻出現在了意識星空。

隻是這個時候,她的意識體外麪包裹著一層乳白色的淡淡的光暈。

殊不知一般情況下進入休眠狀態的意識是很難進入意識星空的,而陸燃的這種情況在整個意識星空都是十分罕見的。

相當於在休眠狀態也依然能夠修行。

“教父說了,將她帶回暗島。”丹低聲說:“這個女人真的是她麼?”

“不知道,不過......竟然能讓教父親自出馬,並且為了讓我們帶她離開,竟然親自出馬去引開明城的那些人......”零一沉聲說:“也許,是教父在她身上看到了那個人的影子吧......”

可丹卻不這麼認為,看著昏迷沉睡的女人,教父真的隻是僅僅因為在她身上看到了月的影子嗎?

可歐陽燼和格雷,已經完全認為這個女人就是月了。

如果是歐陽燼一個人,他可能覺得或許存疑,畢竟歐陽燼有時候腦子就是有點問題,而且對月有很強的執念。

要麼,他因為自己的臆想認錯,錯把這個女人當成月,要麼因為他對月的執念,而將人認出來他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

因為他恨月,所以完全是有可能因為這種恨意對對方的感知尤為強烈。

相比之下,格雷會更理性。

他必然會在某些證據的支撐下纔會做出判斷。

所以,如果兩個人都這麼肯定的話。

丹也開始懷疑起了眼前這個女人的真實身份。

他低聲沉沉道:“如果我們現在把她殺了,以後就不會再有什麼意外發生了吧?”

他盯著陸燃的身體,眼裡閃過一絲殺機。

零一皺眉,“我勸你最好不要做讓教父生氣的事情,否則你的下場不會比歐陽好。”他頓了一下,“而且,如果她真的是月的話,你真的會想殺了她嗎?”

最後一句話,他問的直戳丹內心最深處,同時,似乎也在反問他自己。

是的,這也是對他們所有人的一個疑問。

如果月還活著的話......他們會再一次親手殺了她嗎?

而教父,似乎已經給出了他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