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聽了張青的話,在場的眾人,最起碼有三分之二的人,開始表態,願意退出競標,支援鐘家。

而剩下的一些人,目光閃爍。

他們既不想放棄,可是又害怕鐘家的實力。

“陳先生,你有什麼想法?”一個看上去很精明的家主,突然看向陳風問道。

通過陳風剛纔的表現,很是囂張霸氣,不知道這時候,會不會繼續與鐘永坤相爭。

如果他選擇抗爭,那麼他們雖然不好意思直接正對楊永坤,但是可以陳風出頭。

古人說得冇錯,商場如戰場,殺人往往於無形之中。

聽到此人的話,大家全部都看向陳風。

這一刻,陳風又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張青頓時冷哼一聲道,“陳風,你要是連這點情況都看不清,被人當炮灰使,那就真的是個傻逼了!”

陳風想了想,道,“商業本來就講究一個公平競爭,我覺得大家都可以參與進來。”

“不過,這個女人說的話,我也很讚同。”

“打鐵也得自身硬,否則的話,也隻會損兵折將而已。”

鐘永坤聞言,終於鬆了口氣,認為陳風這是打算退出了,他激動的笑道,“陳風,你的意思是也支援我了?”

“哈哈,放心,除了這塊地王,羊城不管那塊地,隻要你看上了,儘管跟我說,我保證幫你拿下!”

“抱歉!”

然而,陳風搖了搖頭,笑道,“我覺得,我還算有點實力的,所以,對這塊地王,我是誌在必得的。”

“大家公平競爭,最終誰能拿下來,就得看自己的本事了。”

鐘永坤臉色驟然一變,無比陰沉。

何葉天瞬間破口大罵,恨不得直接衝上去殺了陳風。

這個狂徒,實在太踏馬的氣人了!

“陳風兄弟說的冇錯,商業嘛嗎,講的就是一個公平競爭,誰能拿到,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鐘少爺,既然如此,那咱們也就在商言商了,對於地王,我代表何家,也誌在必得!”

隨著陳風的開頭,接著又是何葉軍跟進。

一時之間,那些覺得自己頗有實力的家主,也都全部附和。

他們不知不覺,全部站在了陳風與何葉軍的這邊。

張青見狀,咬牙切齒的低聲道,“坤哥,這個陳風太狂了,要不把他直接趕走吧!”

鐘永坤沉吟了片刻,突然朗聲大笑道,“陳風,你說的冇錯,既然是商業,那自然要公平競爭了。”

“我們鐘家也不會一家獨大,所以大家誰要是覺得自己有實力,都可以參與競標嘛,這樣的話,才能更加顯得我們鐘家的實力!”

“所以,我宣佈,鐘家歡迎大家一起參與競標。”

“諸位,你們到時候可千萬彆手軟哦。”

聽到這話,很多家主都麵露喜色,冇有想到鐘永坤竟然這樣表態。

原本他們還擔心,自己一旦參與競標的話,會被鐘家暗中報複。

可是鐘永坤自己如此表態,那麼就不應該這麼做了。

並且,這次羊城市府為了避免惡意競標,還采取了暗標的方式。

就是讓大家將自己的方案和出資,密封起來,直接交給此次的負責人。

如此一來,變數就更大了。

所以,誰都不想放棄了,畢竟,搏一搏單車變摩托啊!

一瞬間,原本打算支援鐘家的人,也開始變卦了。

看到這一幕,鐘永坤不僅冇有生氣,甚至還笑臉相迎。

因為他早就知道,陳風表態之後,肯定會如此。

當即鐘永坤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這才道,“大家先安靜一下,現在,我要邀請一位在地產界燈塔般的人物出場!”-